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魔法小麻瓜小源(完结)

#这个脑洞其实暑假就有了…看了神奇小畜生又捡起来继续写(小雀斑soooooo cute!)

#经不起任何考究的HP设定,有年龄差,强烈建议配合bgm食用!!!(bgm-Hedwig’s Theme)


 

01、

 

 

这段时间王俊凯正在尝试配制一种新的试剂,这种试剂需要找魔药课教授要几种只有学校特殊培育室才有的药草,王俊凯报告都没打,直接找到教了他三年的曼蒂教授,在曼蒂教授无奈的眼神中保证他不干坏事并且会及时把报告补上。

 

 

这不是王俊凯第一次找曼蒂教授要特殊培育室的东西了,不过反正他的报告次次都能通过校长的批准,曼蒂教授也不和他理论这种先要东西再打报告的坏习惯,放下手里大块头的《神奇草药与基本配方》,带着王俊凯去了有魔法结界的特殊培育室。

 

 

王俊凯正偏头和脸上有雀斑下巴尖尖的曼蒂教授低声交流,同时脚下生风的往药草培育室走,纯黑色的巫师袍被风鼓动起来,身边一直有叽叽喳喳的讨论声和好奇又崇拜的目光。巫师家庭长大的孩子大多是听说过王俊凯的,王俊凯出生于一个亚裔巫师家族,是现在魔法世界少有的纯血统巫师,在学校期间保持着全优的各科成绩,这个记录至今无人打破,当然,他破坏校规的次数,至今同样无人打破,管理员欧尼斯特的办公室专门有一个抽屉用来装王俊凯一个人的违纪处分和书面检讨,不过这些东西对王俊凯都不奏效,他照样把校规当成空气。也正因为如此,还有一年就毕业的高年级生王俊凯在学校成为了一个偶像级别的人物。欧尼斯特拿王俊凯没办法,一来王俊凯的家族在整个魔法界颇有地位,二来王俊凯本人非常优秀,只要他不犯原则上的错误,校长一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突然,一个黑色的不明物体刷的冲到了王俊凯脚边,王俊凯条件反射的抽出魔法杖,眉头微微蹙起。但是脚边的黑色物体一动不动,看起来好像也没什么威胁的样子。

 

 

曼蒂教授见王俊凯没动,也站在旁边沉默的注释着这一小块黑色物体。

 

 

王俊凯仔细一看,这好像是个人?这个尖尖的东西看起来有点像巫师帽。

 

 

果然,好像回应王俊凯的想法一样,那个黑色物体动了一下,从尖尖的巫师帽下露出了半张脸。小孩子抬头看见王俊凯,眼睛明显的亮了一下:“我摔倒了需要漂亮叔叔抱抱!”见王俊凯没反应,伸手:“抱!”

 

 

王俊凯面无表情,心想现在的小朋友都这么奇怪么,摔倒之后第一个动作不是爬起来而是抬头看。王俊凯弯腰把小孩子抱起来,正准备走,巫师袍就被拉住了。

 

 

低头,小孩子拍了拍衣服,然后一脸阳光的向王俊凯伸出一只手:“你好,我叫王源。你叫什么名字?”结果由于动作幅度太大,帽子往前一盖,几乎整张小脸都埋了进去。王源放开抓在手里的王俊凯巫师袍的衣角,麻利的把帽子往后一掀,继续大眼睛圆溜溜亮晶晶的看着王俊凯。

 

 

王俊凯看着眼前这巴掌大的小脸一愣,这个小朋友,意外的很好看,五官精致又有灵气,明明小小的身板,脸上却肉肉的,从王俊凯的角度看下去,就连后脑勺都可爱得冒泡。他正在思考要不要回答“你叫什么名字”这个问题,王源就偏偏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试探的开口:“C…Can you speak Chinese?”

 

 

王俊凯脸一黑:“是哥哥。”

 

 

王源接得很快:“噢,漂亮哥哥。”

 

 

王俊凯也没纠结王源用的这个形容词,而是给他把巫师帽从身后捞起来戴头上:“你该回休息室了小朋友。”

 

 

王源啊了一声,扭头看了下挂在大厅墙壁上的古钟,抬腿就往前跑,然后再一次被拖到地上的长袍子绊住,身体往前一扑,被王俊凯眼疾手快的一把抱起来,无奈道:“你的巫师袍太长了,是你自己买的么?”说完看着王源,和王源大眼瞪小眼,无意识的继续把这个肉团子抱在怀里。

 

 

但是王源好像没有认真听王俊凯说话,而是非常认真的打量着王俊凯的脸,声音清清脆脆的开口:“哥哥你真好看。”

 

 

王俊凯:“……”

 

 

见王俊凯没反应,王源更加得寸进尺的一只手抱着王俊凯的脖子,一只手伸到了王俊凯的脸上,手指冰冰凉凉的碰到王俊凯的嘴唇,像是在探索什么一样,眼睛里充满了跳跃着的好奇。

 

 

王俊凯:“…你刚刚摔地上了记得吗?”

 

 

“记得啊。”

 

 

“你没有洗手。”

 

 

“噢…”王源轻呼一声,把手收回来在巫师袍上擦了擦,“但是哥哥你太好看了。”说着,手指再一次带着冰冰凉凉的温度摸了摸王俊凯高挺的鼻梁,然后覆上了王俊凯的眼睛。

 

 

“你再摸我就把你放下来了…”王俊凯隔着王源的指缝看着怀里这个小朋友,声音里有些不自知的纵容。

 

 

王源的手停在王俊凯的额头,眨了眨眼睛看着他:“我不摸了哥哥要带我回家吗?”

 

 

“…你多大了?”

 

 

“十一岁。”

 

 

“一年级新生?”

 

 

“是呢。”

 

 

王俊凯把王源往上颠了颠,侧头让曼蒂教授稍微等他一下,转身抱着王源上了楼梯。王源不再在王俊凯脸上摸来摸去,而是乖乖的缩在王俊凯怀里,直到走到休息室门口,王俊凯把他放下来,才再一次伸出手抓住了王俊凯的袍子。

 

 

“哥哥要去哪里?”

 

 

“你回宿舍,我还有事,乖乖的和同学一起排队进休息室去好吗?”

 

 

王源看了王俊凯两秒,撇撇嘴,松开手,点点头,然后慢悠悠的排到了一年级生那个弯弯扭扭稀稀拉拉的队伍后面。见王俊凯还没走,给了他一个飞吻。

 

 

王俊凯:“什么?”

 

 

“什么什么?”

 

 

“你刚刚的动作是什么意思?”

 

 

“飞吻呀。”

 

 

看王源那个理所当然的表情和怎么这都要问的眼神,王俊凯明白要是再问飞吻是什么小朋友大概就要笑话他了,于是王俊凯将这个问题吞回了肚子里,没猜错的话,这个小朋友应该没有巫师血统,是个来自人类世界的小麻瓜,所以才会不认识自己。很神奇的,王俊凯第一次对他从来不关心的麻瓜世界有了一点好奇。

 

 

王俊凯走过去蹲在王源面前:“我叫王俊凯,记住了吗?”然后捏了捏王源的手腕,“你要好好吃饭少吃零食。”

 

 

王源鼓起脸点点头算是回应。

 

 

等到王源的身影钻进休息室的拱门消失不见王俊凯才起身往回走,在和曼蒂教授去药草培育室的路上,突然开口问了一句:“教授,我看起来很老吗?”

 

 

“没有啊,如果你不是一直这么不苟言笑的话。”曼蒂教授耸耸肩,对这个他教了三年在学校可以呼风唤雨的优秀学生毫不留情。

 

 

“…那也不至于叫叔叔吧…”

 

 

“大概是那孩子从小听你的故事长大所以潜意识里认为你比他大很多…”

 

 

“不,他不认识我。”

 

 

“他不认识你?他是个麻瓜?”

 

 

“大概吧。”王俊凯若有所思的结束了这个话题,回宿舍的时候从学校图书馆借走了《麻瓜世界简史》和《带你了解真实的麻瓜世界》。

 

 

 

02、

 

 

王源早餐吃到一半,一个包裹被猫头鹰从天上扔下来,打翻了他盛的牛奶。王源轻呼一声,在牛奶蔓延开来之前赶紧把包裹拿起来,三下五除二的拆开,里面是一件新的巫师袍,他迫不及待的穿到身上,长度刚刚好。巫师袍的口袋里有一张纸条,上面只有三个字,王俊凯。另一边的口袋鼓鼓囊囊,里面装了一罐糖,摇一摇还会变颜色,每一种颜色都是不同的味道,王源摇来摇去觉得薄荷绿和天空蓝的糖丸最好吃。

 

 

王源开心的跑回宿舍,把糖罐塞到枕头下面,回到大厅和陆陆续续吃完早餐的同学们一起去上变形课,在把汤匙变成羽毛,又把羽毛变成茶壶之后,一年级生被领到操场上,这是他们的第一节飞行课,在这之前,王源并不知道原来骑着扫地用的扫帚是可以飞上天的。其实王源有点害怕,他恐高,看着在天空中骑着飞天扫帚盘旋的奥斯维得教授,手心浸出细细的汗。但是身边的同学都跃跃欲试的样子,这些出生在巫师家庭的同学都多多少少都用过飞天扫帚,王源悄悄吐了下舌头,也只能硬着头皮骑上了飞天扫帚,用力一蹬,嗖的一下就冲上了天。

 

 

王源在空中摇摇晃晃了一会儿,两只手紧紧的抓着扫帚想要保持平稳,等他终于掌握平衡的时候,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飞得很高了。就连操场角落里那棵据说长了上千年的柳树都变得很小了。王源一瞬间慌了神,奥斯维得教授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好像在告诉他怎么回到地面上,但是王源耳边都是呼呼的风声,他听不见老师在说什么,飞天扫帚也好像开始不听话,左摇右晃的像是要把他摔下去。

 

 

王源被摇得晕乎乎的,在高空中从扫帚上掉下去的时候还在想真可惜呢还没有谢谢漂亮哥哥送的巫师袍…突然,急速下降的他撞进了一个软软的地方,在空中毫无安全感的王源下意识的伸手去抓住什么东西,就被一只手臂轻轻的圈在了怀里。

 

 

“没骑过飞天扫帚吗,小麻瓜?”

 

 

听到这个声音王源惊讶的抬头,眼前是王俊凯棱角分明的脸,王源在王俊凯怀里慢慢的放松下来:“我恐高。”

 

 

“恐高是什么?”

 

 

“恐高就是在很高的地方会很害怕呀,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听到王源的抱怨王俊凯一时语塞,《带你了解真实的麻瓜世界》里面并没有提到这个东西啊,王俊凯有点委屈,成绩全优的他居然被一个一年级生嫌弃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现在害怕吗?”

 

 

“不怕。”

 

 

“为什么?现在很高噢。”

 

 

“漂亮哥哥在啊,我不会掉下去。”王源的脸上带着笑容,好像刚刚差点从飞天扫帚上摔下来这件事情并没有对他造成影响。王源开始左右打量,耳边依然是呼呼的风声,视线里是不断倒退的学校建筑,王源这才意识到他在掉下来的半道上被王俊凯接住抱走了。

 

 

恩?等等,抱走了?

 

 

王源挣扎着动了一下:“哥哥,你带我去哪儿,我还在上课…”

 

 

王俊凯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然后咳咳两声:“我带你转一圈…”本来在操场半空中的奥斯维得教授看见王源摔下去正准备赶在他之前往地面上俯冲,但是当他在地面上准备抬头接住王源的时候,掉下来的就只有飞天扫帚了。

 

 

王源缩在王俊凯怀里,费力的伸手在巫师袍里摸索,然后他掏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罐子,以前那里面装满了巧克力球,现在被王源填上了他觉得最好吃的两种颜色的糖果。他把小罐子递到王俊凯面前,语气里是满满的得意:“我给你留了最好吃的绿色和蓝色…诶?为什么颜色变了?我装进去的时候不是金黄色的!”

 

 

王俊凯放慢速度准备调头把被他拐跑的王源送回操场:“这个糖本来就是摇一摇就变颜色啊,你刚刚飞来飞去动作这么大颜色肯定和你装进去的不一样啊,小傻子。”

 

 

“那你就别吃了我吃。”王源说完气鼓鼓的拔开玻璃罐子的软木塞,倒出几颗金黄的糖果就往嘴里塞,被王俊凯空出一只手捏住了脸:“说好了送给我的。”



王源嘴里包着糖也不回话,而是在王俊凯掌心里轻轻的舔了一下,圆圆亮亮的眼睛里有一闪而过的狡黠,看着王俊凯触电一样的把手收了回去,然后眨眨眼大方的把糖罐塞进了王俊凯手里,导致很久之后王俊凯都会坐在寝室对着这罐金黄色的糖发呆,手心好像还残留着温温软软的触感,不过最后这罐糖还是被来宿舍的王源吃掉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王俊凯从飞天扫帚上下来然后把怀里的王源放到地上的时候,操场上几乎所有的一年级生都看了过来,王俊凯伸手摸了摸王源的头顶,吹了个口哨给奥斯维得教授打了个招呼,然后又呼呼的飞走了。

 

 

 

 

占卜课的教室很神奇,在学校比较偏远的地方,要穿过一片草坪,草坪上有只有脚踝高的矮小树精,一边跑来跑去一边发出嘻嘻哈哈的声音,路过这片草坪的时候要注意避开他们,否则,要是一不小心踩到了,他们会一群扑过来把你围住,插着腰让你道歉,道歉了也不让过,还要你把整片草地的杂草拔干净。但是在人类眼中,他们所说的好草和杂草长一个样。

 

 

走过草坪之后是长长的走廊,走廊上有繁杂的吊顶,一边的墙壁上是重重叠叠的星象,不同的星星还发出不同颜色或明或暗的光,看起来颇有点神神秘秘的样子。走廊尽头是一堵墙,一年级生全都站在墙面前,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一个小个子红头发的女生从人群里挤出来,伸出手指数了数,踮起脚在墙上的一块砖那里敲了两下:“你们都没有认真看学校发的新生指南吗,这不是墙,这是一扇门!”



果然,她敲的那块转变成了一个门把手,把手上有一个吊环,吊环哒哒哒的在墙上敲了几下,然后墙上浮现出一排文字:“你今天早上是不是没有吃完拿的烤土豆?”



红头发的女生低头小声说了句是的,那面砖墙突然哗啦哗啦的往右移动,露出了一个通道,红头发的女生跑进去之后又回头说了一句,从上往下数第二十一块砖,然后这面墙又关上了。



这面墙问每个学生的问题都不一样,但看起来它好像真的知道这两天你发生了什么,或者在想些什么。一年级新生排队去敲那块砖,然后一阵一阵惊讶的声音此起彼伏。



占卜课教授维隆卡用透视咒看着门外的情形,很满意的笑了,她教占卜这么多年,还只有王俊凯一眼就看穿了这个小把戏,从此以后拒绝回答这些傻兮兮的问题,每次都从窗户进。



轮到王源,墙上浮现出“你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吃糖了吗”,王源抓抓头发,回答到,吃了,然后从通道里跑了进去。



维隆卡教授手舞足蹈玄玄乎乎的讲解着夜观星象的秘诀,并且警告这些个头小小的一年级生晚上最好不要乱跑,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出宿舍大门,最好在左边口袋里放一把她从大沙漠带回来的细沙。王源睁大眼睛认真的听着,嘴里不时发出“噢~”的声音。



突然王源听到左手边的窗户传来敲玻璃的声音,转头一看,王俊凯站在窗外对他笑。王源吓了一跳,嘴巴张成了一个圆圆的O形。王俊凯对他招手,王源指了指正背对着他们绘制星象图的维隆卡教授,王俊凯摇头表示不理她,冲王源伸出手。



王源犹豫的看了一眼维隆卡教授的背影,以及周围被王俊凯吸引目光的同学,眼睛一转,最终决定,比起神奇的占卜课,他还是更喜欢窗户外面的漂亮哥哥。于是他爬起来站在凳子上,推开窗户把上半身探了出去,被王俊凯一把抱住,然后把窗户关回去,对刚好回过头来的维隆卡教授挑眉敬了个礼,再一次在上课的时候把这个小麻瓜拐走了。 

 

 

王俊凯转过身,趴在他肩上的王源就突然对上了维隆卡教授的目光,王源有些心虚,在王俊凯怀里挣扎了一下,于是王俊凯把这个小麻瓜放到地上,不偏不倚正好踩在了一个树精脑袋上。王源感受到脚下奇怪的触感,哇了一声跳开了,刚刚站的位置上有一个捂着脑袋的树精泪汪汪的看着王源。王源着急了,拉住王俊凯巫师袍的袖子:“它们是不是会让我给它们除草啊?可是我不会啊,漂亮哥哥我们赶紧跑!”

 

 

刚跑了两步就被王俊凯抓住帽子提溜了回来,然后指着两列一字排开的树精给王源看:“不用跑,它们不敢。”

 

 

王源的嘴巴再次张成了一个圆圆的O形,跟着王俊凯从这两列树精中间走过去,眼睛还不停的左右瞄着这些树精歪歪扭扭的站着把手抵在额头上,看样子像是在不标准的敬礼。

 

 

“你对它们干了什么?”

 

 

“我哪有对它们干什么,它们自己崇拜我。”

 

 

王俊凯刚说完树精里就出现了一阵叽叽喳喳的骚动,被王俊凯眼神一扫视,又恢复了安安静静敬礼的状态。

 

 

“你要带我去哪儿?”

 

 

“你把眼睛闭上。”

 

 

“噢。”王源乖乖的把眼睛闭起来,担心他偷看的王俊凯还把手盖在了王源眼睛上。王源觉得身体有一瞬间的失重,然后盖在眼睛上的温度消失了,王俊凯好像在和其他人说话。王源偷偷睁开一只眼睛,王俊凯正在和面前一个半透明的人说话,那个人坐在红色的高背椅上,翘着脚看着王俊凯。

 

 

“你带了一个一年级生来?”

 

 

“你今天不是应该去和你漂亮的艾西伯爵下棋喝下午茶吗?”

 

 

“艾西伯爵这几天去很远的地方参加婚礼了。”

 

 

“哦,快开门。”

 

 

“你带了个一年级生。”

 

 

“不行?”

 

 

“你第一天知道不行?”

 

 

“你第一天知道拦不住我?”

 

 

“…”

 

 

“既然你在我就不用带他混进去了,你直接把门打开,大不了我把下次魁地奇赛抢到的金色飞贼送给你,艾西伯爵好像很喜欢这个东西。”

 

 

坐在高背椅上的那个人终于一脸勉为其难的站起来,转身穿过墙壁走了,那个高背椅一转,和后面的拱门合在了一起,上面有一个凹槽,然后门缓缓的开了一道缝隙,王俊凯走过去推开,向王源招招手,把他领进了学校最高年级的学生宿舍。

 

 

王源新奇的张望了一圈,然后又有些犹豫的看着王俊凯:“维隆卡教授…”

 


“不用管她。”

 

 

“可是她很厉害啊…”

 

 

王俊凯笑:“那个门问了你什么?”

 

 

“问我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有没有吃糖。”

 

 

“你吃了吗?”

 

 

王源摸摸脑袋:“吃了。”

 

 

“所以你觉得她知道你昨天晚上吃了糖是吗?”

 

 

“不是吗?”

 

 

“那你想一下,如果这个问题拿来问我,而我昨天晚上没有吃糖,我回答什么?”

 

 

“噢~~~”

 

 

“明白了?”

 

 

“没有。”

 

 

“…我的意思就是,这个门问的所有问题都可以用有或者没有,是或者不是来回答,对每一个人都一样,所以并不是她知道你干了什么,这只是一个小把戏。现在的问题是,你昨晚吃糖了?”

 

 

王源迅速的转身背对王俊凯,对着他桌子上摆的一个学校的等比例建筑模型大呼小叫:“哥哥这是什么呀,看起来好厉害…”

 

 

“你先说你昨晚吃糖了吗?”

 

 

王源对着那个模型悄悄吐了个舌头,慢悠悠的转过身:“吃了…”

 

 

“吃完刷牙了吗?”

 

 

“没…”

 

 

“这样啊,那我刚让人买的巧克力树就留着自己吃不给你了好不好?”

 

 

“…不好。”

 

 

“吃多了糖会张蛀牙的小麻瓜,”王俊凯走到王源身边,用手捏着他的脸,凑到他眼前,“知道吗?”

 

 

“知道了。”

 

 

“以后睡觉的时候还吃糖吗?”

 

 

“不吃了。”

 

 

“吃了糖应该干嘛?”

 

 

“刷牙。”

 

 

“怎么突然这么乖?”

 

 

“我一直都这么乖。”

 

 

王俊凯挑挑眉,放开了他的小麻瓜,正准备摸摸他软软的头发,这个小麻瓜就一脸期待的拉拉他的袖子:“巧克力树是什么呀?”

 

 

王俊凯在心里默默的感叹了一句,果然这个小麻瓜突然变得这么听话根本不可信。王俊凯叹了口气,把那颗接近三十公分的巧克力树从柜子里拿出来,松树的样子,浓密的枝桠伸向四面八方。

 

 

王源在王俊凯允许的点头之后在上面掰了一小块树枝下来,叼在嘴里,然后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那个地方重新长出了新的巧克力。

 

 

“这个永远都吃不完吗?”

 

 

“当然不是,不过吃到这个学期结束是没有问题的。”

 

 

“漂亮哥哥真好!”

 

 

“我没有说给你啊,小朋友不能吃太多甜食,吃多了甜食长不高,还会变笨,而且还要长胖,搞不好到最后飞天扫帚都骑不上去了。”王俊凯摆出了一个高年级生的架子,严肃的看着嘴角上糊着一小块巧克力的王源。

 

 

王源伸出红红的舌尖舔掉了巧克力碎屑,两只手一张就扑到了王俊凯身上,脸在王俊凯的巫师袍上蹭了两下,然后两只手的手腕靠在一起,掌心向上,放在圆圆肉肉的脸尖尖的小下巴下面,对王俊凯做了一朵小花。一向活得酷酷的帅帅的独来独往的王俊凯对这张脸这个动作毫无招架之力,他在自己控制不住在这朵小花上亲一口之前转过了身,然后对着墙深吸了一口气。

 

 

“所以这个玩具是我们学校吗,漂亮哥哥?”王源嘴里又塞了一小截树枝,说话的时候含含糊糊。

 

 

“恩?噢对。”

 

 

“这个亮晶晶的点是什么啊?”

 

 

王俊凯走过去坐在王源旁边,撑着头看着王源好奇的样子,一边的腮帮子还鼓起来,里面包着还没嚼碎的巧克力:“是你啊。”

 

 

“是我?”王源不相信的往后退了几步,然后一脸你干嘛骗我的表情指着那个闪着光的圆点,“我在动可是这个点没动啊。”

 

 

“这个模型太小了,只能看到你大概在什么地方,你在宿舍走来走去当然不会动,不然你在睡觉还是在洗澡或者是在吃糖我就都能看清楚了。”王俊凯把退了几步的王源拉回来,圈到怀里。

 

 

“可是为什么是我?”

 

 

“你猜猜。”

 

 

“因为我可爱啊。”王源看起来很是胸有成足。

 

 

王俊凯笑,伸手用大拇指给他把下嘴唇上抹的巧克力擦掉,然后自己都没想到的把手指放到了嘴里,还意犹未尽的舔了一下嘴唇:“因为你甜,和巧克力一样甜。”

 

 

 

03、

 

 

圣诞节如期而至,学校礼堂被换上了红金相间的帷幔,四个角落放上了四棵高大的圣诞树,弧形的屋顶上落下洋洋洒洒的雪花,又全在掉到地面之前消失殆尽。空中飘着大大小小的礼物盒子,拿到了就算你的,当然前提是你能拿到。不过圣诞节最让人期待的并不是空中的礼物盒子,也不是满桌子的烤火鸡,而是可以去霍格莫德村过节,最棒的是,你可以选择一个人去,也可以选择和想一起过节的人一起去。



王源回宿舍的时候王俊凯正站在他的床边看他带来的托马斯的小火车玩具。床头放着王俊凯送他的巧克力树,桌子上堆了厚厚的几本一年级的魔法教材,比如《魔法史》《标准咒语·初级》和《魔法药剂与药水》,旁边还有一只淡绿色的羽毛笔,笔下面压着写满了笔记的牛皮纸。



“你怎么进来的?!”



王俊凯回头,对王源的问题很不以为然:“噢我有一只护树罗锅…护树罗锅就是…《神奇动物在哪里》里面有写,你以后就知道了,”王俊凯走到王源面前帮他把厚厚的围巾取下来,“这不重要,后天就是圣诞节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霍格莫德村?”



“一年级生不可以去。”王源同学清楚的记得校规第九条明确规定了只有三年级以上的学生才能去霍格莫德村过圣诞节,于是这样义正言辞的告诉王俊凯。



“我知道…我是说,如果你想去的话,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和我一起去过节的话…”王·高年级·没谈过恋爱·俊凯在王·一年级·很会撩·源直勾勾的注视下结巴了起来。



“你直接说你想邀请我过圣诞节啊。”王源一脸这都不会说的表情看着王俊凯。



王俊凯揉了一把王源的头发:“好,我想邀请你过圣诞节,王源小朋友,你同意吗?”





圣诞节的霍格莫德村热闹非凡,人群熙熙攘攘,树上挂满了施了魔法的蜡烛,天上还飘着大片大片的雪花。王俊凯想起王源第一次看到下雪的时候特别惊奇,还冲到雪地里打了个滚,王俊凯把他拉起来往他手里塞了一杯滚烫的梅子姜汤,然后给他拍身上的雪的时候还在想,王源应该是来自一个不下雪的城市,所以他才像个小太阳。



王俊凯拉着王源的手慢悠悠的踩着厚厚的雪,身后留下一串一大一小的脚印。王源第一次来霍格莫德村,比他第一次看到雪还要兴奋,时不时的就要挣脱王俊凯的手往想去的地方跑,然后被王俊凯拉着帽子提溜回来。



“你又要去哪里?”王俊凯抓着王源的帽子尖,声音了充满了无奈。



“我闻到了好香的奶油味!一定是那家商店传出来的!”



“你刚刚才吃了三个巧克力球两个苹果馅饼还喝了半杯黄油啤酒。”

 

 

 王源转身双手一叉腰:“所以呢?”



王俊凯:“…走吧我们去看看。”



商店里摆着刚刚出炉的桃花奶油冻,王源一进门就被这些粉粉嫩嫩的东西吸引了全部注意力,他非常阔气的从口袋里掏出五个铜纳特,买了两个奶油冻,伸手递了一个给王俊凯。



王俊凯:“我不吃,你吃吧。”



“我让你先帮我拿一下。”王源在手里那个奶油冻上咬了个小小的缺口,鼓起一边脸颊好笑的看着王俊凯。



王俊凯:“……”



等王源终于心满意足的吃完这个小甜品,踮脚把王俊凯手机那个奶油冻拿过来,冲王俊凯眨了眨眼睛:“我上了变形课,虽然还不是特别会。”



王俊凯挑眉:“然后?”



“你先转过去,不准偷看。”



王俊凯一边点头一边转身,耳边传来王源小声念咒语的声音,嘴角带着压都压不住的笑意。



没过多久,王源背着一只手绕到王俊凯前面,拉了拉王俊凯的袍子,在王俊凯睁眼的时候刷的从背后伸出了手:“锵锵锵!送你!”



那是一朵玫瑰,虽然变得不是很成功,还保留着桃花奶油冻的粉红色,但是王俊凯还是真真实实的被王源感动到了,他蹲下身接过那朵粉红色的玫瑰,一把把王源搂进了怀里,气氛温馨又美好,下一秒,王源就把冻得通红的两只手塞进了王俊凯的脖子。



等王源终于吃撑了打了个饱嗝儿,王俊凯终于可以领着他在霍格莫德村其他地方——也就是不卖零食的地方——转一转。王俊凯显然低估了这个小朋友的购买力,只知道一家一家商店逛下来,他手里拎的东西越来越多。



比如在德维斯和班斯商店,王源坚决要买一个金色飞贼模型,王俊凯说我下次抓到了送你不就行了,王源摇头:“万一下次不是你抓到呢?”



王俊凯脸一黑:“我已经连续抓到四次了,我在你心中的形象好像不是很高大?”



又比如在佐科的魔法笑话店王源买走了两盒速效逃课糖,王俊凯看着他掏了一个银西可出来付了钱,摸了摸下巴笑得露出两颗小虎牙。



然后王俊凯在文人居羽毛笔店给王源买了一只新的羽毛笔,上面刻了他的英文名Karry。



再然后在传说中全英国闹鬼最恐怖的尖叫棚屋得逞的收获了扑到怀里的源宝宝一个。



最后回霍格莫德火车站的时候路过邮局,王俊凯进去写了一张明信片,挑了一只纯白色的猫头鹰。王源站在王俊凯旁边看不到他在写什么,眼睛转了转,趴在矮桌子上也写了一张。



回去后第二天,王俊凯盘算着明信片应该快送到王源宿舍了,转身就看到一只猫头鹰扔了一张明信片到他的窗台上,上面是王源可爱的字体:我也喜欢你啊,漂亮哥哥。



王俊凯想起他给王源寄的明信片上是这样写的:



校规第九条是禁止一年级生和二年级生进入霍格莫德村。

校规第十条是禁止谈恋爱,这是我我唯一没有打破过的校规。

要一起吗打破它吗,小麻瓜

圣诞快乐,小麻瓜

我喜欢你,小麻瓜



04、



圣诞节过后不久就到了该放假的时候,王源除了在考飞行之前跑到王俊凯宿舍外面哐当哐当的敲门以外,其他科目都信心满满。



王俊凯把王源送到火车站,红色铁皮的火车已经冒着浓浓的白烟准备出发了,可是王源赖着不想上车。王俊凯摸摸王源的头:“乖,你不是要回家过…节?过年…?不想爸爸妈妈吗?”

 

 

“想啊。”

 


“那怎么赖着不肯走?”

 

 

“我想你一起走。”

 

 

“可是我家里有个白胡子老爷爷,很凶,我回家还有好多好多事情要做,所以你乖乖的,下学期开学的时候我到车站来接你好吗?这样,我们背对着走,走五十步不能回头,然后你上车,我回家。”

 

 

王源满不情愿的把王俊凯给他拖的箱子接过来,仰头看了王俊凯几秒,对王俊凯招招手:“蹲下来。”

 

 

王俊凯不知道王源要干什么,按照王源的意思蹲下来抬头看着王源:“怎么了?”

 

 

王源放开箱子,两只手捧住王俊凯的脸:“亲一个。”在王俊凯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口水印子。然后放开王俊凯,装作潇洒的挥挥手转身:“我走啦,不要想我。”

 

 

王源大步往前面走了几步,渐渐慢下来,没忍住往回看,王俊凯正迈着大长腿往反方向走,巫师袍被风吹起来非常潇洒。王源撇撇嘴,又拖着他那个大箱子继续走,走几步回头看一下,王俊凯还在走,走几步又回头看一下,王俊凯还在走,再回头看一下,咦王俊凯人呢?还没反应过来就撞进了一个怀抱。

 

 

“你一直回头看我干嘛?”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回头看你。”王源反驳。

 

 

“好好好,是我在偷看你行不行?”王俊凯摸了摸王源的头发,声音低低的,带着不自知的宠溺。

 

 

“你不是要回家吗?”

 

 

“我送你上车了再走。”

 

 

“噢。”王源有点失望的发出一个单音节。

 

 

王俊凯嘴角挂着笑也不接话,领着王源找到他的包厢,放好行李。王源看着包厢里的两排座位有点奇怪:“包厢里只有我一个人?”

 

 

“大概…没多少人…吧…”

 

 

“是吗?”王源怀疑了一下,不过火车响亮的鸣笛打断了他的思路,他吓了一跳,赶紧把王俊凯往外推,王俊凯被他推到包厢外面,手撑在包厢的门上:“那我走咯?”

 

 

“快走快走,火车要开了。”

 

 

王俊凯笑,转眼就站在了外面的站台上,火车开始缓缓的移动,王俊凯对趴在窗上的王源挥挥手:“拜拜,宝贝儿。”

 

 

“拜拜,漂亮哥哥。”王源一直趴在窗台上,直到王俊凯的身影看不见才坐回去,对着空空的包厢发了两分钟的呆,然后自我安慰道,离见到漂亮哥哥还有42天!

 

 

火车开了没多久,就有卖零食的小推车哐哐当当的从包厢外面经过,王源想起王俊凯告诉他的火车上好吃的小零食,赶紧从座位上弹起来,刷的把包厢的门推开,推车刚好停在包厢外面,王源看着满满当当一车零食眼睛都亮了,仿佛刚刚那个对漂亮哥哥恋恋不舍的人不是他,转眼就扑向了零食车。

 

 

“比比多怪味豆!”

 

 

“巧克力蛙!”

 

 

“闪闪糖!”

 

 

此刻,穿着制服推着小推车的王俊凯取下帽子非常无奈的咳咳两声:“我觉得黑加仑味的更好吃。”

 

 

王源头也没抬:“是吗,可是漂亮哥哥说薄荷味的更好吃。”王源在小推车里挑挑拣拣苦恼了一下,最后很坚决的一样拿了一盒:“那就两种都买…”

 

 

漂亮哥哥本人:“…嘿小麻瓜。”

 

 

王源抬头一看,吓了一跳,在原地楞了几秒之后,试探的开了口:“所以到底哪个味道更好吃?”

 

 

 


在9¾车站下车之后,王俊凯一手牵着王源,一手拖着王源的行李箱汇入了人群。王源好久都没穿巫师袍以外的衣服了,特意翻出了一件红色的小棉袄,衬得一张脸越发白皙。在街上没晃荡多久天就黑了下来,王俊凯在王源的要求下答应再陪他一个晚上。



睡觉之前,王源翻身抱住王俊凯,吧唧在王俊凯脸上亲了一口,王俊凯吓了一跳,王源煞有介事的给王俊凯介绍:“这是麻瓜的一种习惯,叫晚安吻,就是睡觉之前亲一下。”

 

 

王俊凯迟疑了两秒才点点头噢了一声,然后感受到小朋友温温热热的在他身边蹭了两下找到一个最舒服的位置,没多久呼吸就绵长而均匀了。王俊凯心想,小朋友这是睡着了,不能乱动,不然会吵醒他。不过小朋友的呼吸细微的打在自己锁骨附近,小朋友整只胳膊放在自己胸膛上,两条小细腿一条缠在自己腿上一条缠在腰上。

 

 

王俊凯皱起眉,平躺在床上,感受到某个地方微妙的变化,心里很苦恼,自己这个大魔法师,在怀里这个小麻瓜面前,竟然招架不住…

 

 

说得具体一点就是…

 

 

好像…

 

 

有点…

 

 

控住不住…

 

 

小小俊…

 

 

呢…

 

 

糟糕了,被这个小麻瓜带偏了…总有一天,王俊凯在心里下决心,对,就是这个小麻瓜成年的那天,一定要把这个小麻瓜吃干抹净让这个小麻瓜付出代价。入睡前最后一秒,王俊凯如是想到,翻个身把白团子又抱紧了一点,一大一小进入了梦乡,从表情来看,大概梦里面都是甜甜的。



-End.



【为你而作的歌放了百度云,自取…

评论(102)
热度(1872)

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低产低产低产

© 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