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光荣(下)

#伪现实向

快到上班时间咖啡的后劲过了,我窝在沙发上上不想动,手机屏幕亮着,上面是一串没有备注的数字。对手机来说是陌生号码,对我来说不是。其实我不敢保证王俊凯还在用这个号,毕竟他的身份用同一个手机号很多年是很不安全的,神通广大的粉丝很多,他没有足够的耐心去挂掉每一个陌生号码。以前王俊凯每换一个手机号都会第一时间逼着我背熟,理由是如果哪天我真的出什么事,打他的电话比打警察叔叔的电话还要来得快,他光听我叫一声他的名字都能判断出我安不安全,好不好。我记得我当时还在腹诽,工作时间不碰手机是常有的事,出事了不找警察先找他纯属搞笑,但是我从来没有反驳过他,大概是从小养成的下意识和依赖感。我真的不会系鞋带不会叠衣服吗?我真的不会拿充电宝不会拖行李箱吗?不,我会,我都会,但是有王俊凯在的时候,我会的事情也交给他做,我开心,我舒服,幸运的是,他也开心,他也舒服。

 

 

但是我想不明白,如果王俊凯所说的特殊真的是我生日的话,那他就已经知道我在哪儿了,毕竟节目播出当天国内是11月7号,跨越了一个大西洋的时差,伦敦已经11月8号。

 

 

那串电话号码一直在手机屏幕上待到我出门上班,结果今天公司基本没有拍摄,我到处晃了一圈在下午下班时间之前就被Bertha赶回家了。不过现在回家太早了,家里没事做也没人等我,连能够跑到门口摇尾巴等我喂食的狗都没有,我回去也是闲着,于是我转身去了塔桥。我到伦敦这么久,还是第二次来。以前我自然不是一个闲得下来的人,小的时候整个公司最闹腾的就是我和王俊凯,工作人员看到的大多是我们互相闹或者一起去闹别人,其实他们都不知道一般都是我想玩,只有王俊凯愿意陪我疯玩。有时候玩得过了他作为队长就会被拉去说几句,然后他回房间的时候就会佯装生气要把刚刚听的说教强行灌输给我,当然每次都会被我笑嘻嘻的糊弄过去。

 

 

我双手揣在风衣口袋里在泰晤士河边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道这里是不是每天都有这么多人,上下班匆匆忙忙路过的,开taxi一天经过好多趟的,专程来旅游不停拍照纪念的,我左右张望了一圈有些兴致缺缺。年龄真的是一个奇妙的东西,成为了一个大人之后开始错过生命中很多美好的东西,开始忘掉一路上很多珍惜的东西,开始明白人心不古匆匆形色,开始长时间的活在回忆里面。

 

 

我仰起头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往前面的人群里多看了几眼,突然就楞在了原地,我怎么感觉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果然已经到了不能熬夜的年龄了吗,我站着没动思考了两分钟,他最近是有秘密行程没错,但是今年第一次来这里散步的我碰到按道理来说根本不知道我在哪里的他概率有多大?

 

 

答案是概率不为零。

 

 

我想清楚之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转身往回走,走了几十米又觉得不对,我为什么要走?我住在伦敦,他才是游客。我这么一想就舒畅了很多,决定按原定路线前进,于是我潇洒转身,结果帅不过三秒,刚转过来就撞了人。

 

 

Wait,我怎么感觉这个味道很熟悉,温度很熟悉,心跳的频率也很熟悉,而且被我撞到的人没动,保持着和我贴得很近的距离和姿势,就算不仰面倒下去讹我这也不是一个被撞之后的正常反应啊,但是在人来人往的塔桥旁边随便转个身偏偏撞到前男友的概率又有多大?

 

 

答案依然是概率不为零。

 

 

我低声说了句对不起就再次转身准备离开,被身后的人一把抓住了手腕,然后向下握住了我的手,把我拉了回去。其实在那一瞬间我是很庆幸的,转身的时候我还在想万一王俊凯不出手拉我我该找什么理由再回头看他。气温不高,一直都有低血糖的他手掌并不暖和,这个微弱的体温差让我心里一动,我们从小到大都抱在一起睡觉,冰冰凉凉的那个是他,温温热热的那个是我。所以他习惯性的贴暖宝宝,然后在热得不行的片场把冰袋贴到我的手腕上。

 

 

“王源儿。”

 

 

“…恩。”我停了两秒才从鼻腔里发出一个单音节。我太久没有听到过他这样叫我了,其实我以前看到过粉丝在微博上讨论他怎么称呼我最多,事实上源源或者幺儿这一类的称呼,平常时候用得真不多,一般在我生气的时候王俊凯才会蹲在我旁边,拧着眉很无奈的样子:“幺儿,你又在气啥子嘛?”所以王源儿是叫得最多的,大家都这么叫,王俊凯对我的称呼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但是这两个字他叫起来就是不一样,软软的儿化音,好像在向全世界宣告这种亲昵。

 

 

“你为什么要逃?”

 

“我没有逃,我不知道撞的是你。”

 

 

“你知道。”

 

 

“……”

 

 

“你刚刚说的不是sorry而是对不起。”王俊凯声音里带了笑。他向来都很善于拆我的台。从说我矮到说我二再到说我爱哭乐此不疲。公司说了好多次都不改,曾经还打算联合我一起改掉他这个坏毛病,结果没想到我嫌他们皇上不急太监急。这件事情我比他们清楚,因为很久很久之前有一次采访,主持人让我们说一下互相的缺点,王俊凯对着镜头沉默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他啊,挑食吧。”采访结束之后我笑了他很久,我说平时你念我这个也不对那个也不好,怎么问你的时候你还答不出来了,他眼睛一眯臂弯夹着我的头说,我喜欢你从你头发丝儿到指甲盖都喜欢你就是你那些缺点在我眼里都是可爱的。人不大情话倒是说得一等一的漂亮。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但是挑食不好,太瘦了抱起来不舒服。

 

 

王俊凯见我不说话,轻轻叹了口气,伸手就抱住了我:“幺儿,不生气了好不好?“他的手臂紧紧的环住了我的腰,下巴在我肩上蹭了两下,于是我仅有的那点微弱的抵抗也软下来了,王俊凯这个人,在舞台上的时候气场全开,帅到极具攻击性,但是私底下却很黏人,没有镜头的地方常常手脚并用挂在我身上。当然我这样说也不全对,他和其他人的相处根本谈不上热情只能说是友好,不笑不说话的时候还有点冷冷的,所以我曾经说的那句王俊凯对人又好又温柔应该改一下,是对我又好又温柔。你能让队内最冷静的王俊凯变成叉烧包吗?我能啊。

 

 

“我现在时间不多,那边还在录节目,我看到你就偷偷溜出来了,我找了你好久,你一个人在伦敦好吗?对了我和肖筱的绯闻那是假的你不要信…噢你应该不怎么关注我的动态吧……提分手是我的不对原谅我好不好,我真的一直都在找你,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

 

 

“王俊凯。”我出声打断王俊凯有点语无伦次的表达,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我想告诉他我一个人在伦敦很好,我比任何人都关注他的动态,我知道他和肖筱的绯闻是假的,我相信他。但是我还没开口就被他捂住了嘴巴,“拒绝我的话不要说,我回去录节目了,你先回家,再稍微等我一下好不好?”

 

 

于是我在他的掌心里露出一个微笑,点了点头。王俊凯很快就被来找他的经纪人拉走了,那个经纪人看到我十二万分的震惊,走了几步像是要确认什么一样回头又张望了我几眼,被王俊凯把头扭了回去。王俊凯喜欢问我好不好,刚才短短的几分钟之内问了三次,我在心里好笑,怎么会不好,王俊凯问我的每一个好不好我几乎都回答的好,就连“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冷静一下好不好?”我都是下意识的回答“好。”

 

 

后来那个综艺我看了,王俊凯被经纪人拉回去重新出现在摄像机前面的时候有人问他去哪儿了,他没有看镜头,而是在捣鼓手里的单反,笑得很温柔:“去追了个梦。”

 

 

 

 

我抱了一个抱枕在家里的沙发上坐着,没开灯。手机放在身边,盯着没有画面的电视屏幕发呆。王俊凯还没来,我不止一次的这样等过他,航班延误的时候在机场等他一起回家,我没有通告的时候在家里等他吃饭。他等我的时候还要更多,在公司还可以限制我们私人活动的时候,他就有脾气的在机场等过和他的航班相差七分钟从重庆过来的我。外面的街道灯火通明,我开始怀疑我碰到王俊凯根本就是我的幻觉。好在我的手机很及时的响了,是那串手机不认识但是我一直很熟悉的数字。

 

 

“你在家吗?”

 

 

“在。”

 

 

“到客厅的窗户边来。”

 

 

“……”

 

 

“看到我了吗?”

 

 

“没有…”

 

 

“左边不是有个麦当劳?麦当劳旁边有个咖啡厅,前面有个广告牌,看到了吗?“

 

 

“…没有麦当劳啊…”

 

 

“哦我看错了,是肯德基。”

 

 

“…肯德基也没有。”

 

 

“广告牌总有吧?”

 

 

“恩。”

 

 

“看到我了吗?”

 

 

“没有。”

 

 

“就在广告牌前面。”

 

 

“那儿没人…”

 

 

“还没看到?”

 

 

“没有。”

 

 

“那你转身。”

 

 我不可置信的转过身,看着王俊凯从玄关走进来,一直走到我面前,见我还保持着手机放在耳边的姿势,对着手机说了一句:“现在看到我了吗?”

 

 

“…看到了。”

 

 

“可以抱你吗?”王俊凯笑着对我张开双臂,在我回答之前就把我圈进了怀里。

 

 

“等等!你哪来的我家钥匙?!”

 

 

“别动…我有点困,昨天在国内录完节目就直接飞伦敦来了。”

 

 

“噢…”

 

 

“乖。”

 

 

“所以钥匙你哪来的?”

 

 

王俊凯叹了口气:“Bertha给我的。”看到我目瞪口呆的表情,很严肃的给我解释,“是这样的,世界上任何两个人都可以通过六个人互相认识,刘志宏的女朋友的堂姐的大学同学的朋友的…”

 

 

“停停停,所以你很早就知道我在哪儿了吗?”

 

 

“没有,我知道得不久,因为刘志宏这个女朋友刚带回来…你吃晚饭了吗?”

 

 

“没有…”

 

 

“正好我也没有,家里有些什么,我给你弄点吃的。”

 

 

王俊凯在我的冰箱里翻出了一包面条,一小把青菜,两三个鸡蛋,勉为其难的用有限的食材做了两碗鸡蛋面。我靠在厨房门口看着他有条有理的忙忙碌碌。王俊凯比我会做饭,很神奇的是我妈的几个拿手好菜他都做得像模像样。他把面端到桌上,自己那碗吃了两口就开始看着我吃,水蒸气里那双桃花眼看起来湿漉漉的简直我见犹怜,于是我试探着把我的碗推给他:“你是不是想吃我这碗?”

 

 

他笑了:“快吃,我只有两个小时,明天国内还有个电影发布会。”

 

 

“你又要走了?”

 

 

“你和我一起走。”

 

 

“啊?”

 

 

“我说你和我一起走,回国。”

 

 

“你也考虑一下我的想法好吗?”

 

 

“不用考虑,你不走我就把你绑回去。”

 

 

“……”

 

 

最后我在王俊凯洗碗的时候据理力争和他达成协议,他先回国工作,我在伦敦留一段时间,处理一下这边的事情。王俊凯走之前很不放心的看着我,说王源你没骗我吧,不要我一出门又联系不上你了。我看着他笑,没有接话。他想了想又开口:“你必须拿个什么东西给我,不然我不放心,身份证或者房产证…”

 

 

他剩下的话被我堵在了嘴里,我搂着他的脖子亲了他一下:“够了吗?”

 

 

他眼神一暗,不够。

 

 

然后强硬的把我拉近,大拇指滑过我的唇线,稍微低头,轻轻的咬住了我的嘴唇。我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只知道王俊凯放开我的时候红了眼眶。那双我永远看不腻的桃花眼直直的盯着我,我被这双眼睛看了很多次看了很多年,我以前说王俊凯心智还没成熟的时候眼睛就会勾人了,他也曾经表情严肃的研究过粉丝做的一些合集,然后扭头对我说他真的没有意识到他看我的眼神那么不一样,很多时候只是一种习惯,习惯性的关注,习惯性的宠溺,习惯性的喜欢。而这些小动作放大在镜头面前竟然就变成了这样的深情款款。

 

 

我打了他一下:“实在是不想走你留在这儿我还是勉强养得起你的。”

 

 

他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我的房子:“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走了。”

 

 

我:“……”

 

 

王俊凯回国后处在一种全世界都能看出来他心情好的状态下,在各大采访访谈综艺真人秀上,脸上写满了“我心情很好我很开心快来问我是不是谈恋爱了”。但是真的有人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又会微笑着说不方便透露。

 

 

后来微博上甚至有人发起了投票,叫做王俊凯热恋对象到底是谁?参与投票的人数颇为庞大,选项几乎囊括了和王俊凯合作过的所有女艺人,我摇了摇头,为什么在大众看来只要一起拍戏就一定会拍出感情?和一起合作的艺人成为长期的朋友都很不容易更不要说擦出火花了,那么多台摄像机那么多工作人员围在身边,根本没有谈情说爱的欲望好吗?OK我承认我和王俊凯是个意外。我本来以为这个投票粉丝闹着玩玩就好,时间一长就没人关心了,结果某一天王俊凯憋不住了干脆利落的去投了一票并且分享了出去。

 

 

@王俊凯:#王俊凯热恋对象到底是谁?#正在火热进行!我刚为#王源#投了宝贵的一票,你还在等什么,快来投票吧!→网页链接

 

 

我在手机面前都忍不住捂住了脸。

 

 

 

 

我在伦敦又待了近一个月,因为这座城市我以后就是来,也是以游客的身份了,大部分东西都已经寄了回去,我收拾好最后的行李站在客厅环视了一圈,发现自己心里很平静。大概是我一直都没有真正的把这里当成过我的家,我在外飘摇再久,根都在我爱的人身边。我在长途飞行的飞机上睡了一觉,醒过来的时候离北京还有不到一个小时,飞机遇到云层有一阵颠簸,我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就算飞机出事我也到家了。终于在很多年之后,我又找到了小时候离开重庆三个月在返航飞机上的感觉。

 

 

我按捺住雀跃的心情尽量冷静的走下飞机,结果一看到劈头盖脸的雪就愣住了,最近几天伦敦气温挺高,我太久没有回国了所以过于激动导致没有考虑到我要跨越一个大西洋然后才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我完全忽略了北京零下十几度泼水成冰的现状,所以我身上精心打扮的两件套在周围一堆裹得严严实实只露两个眼睛的路人甲乙丙丁中间顿时显得很傻逼。

 

 

王俊凯来接我一点也不低调,他墨镜不带口罩不带帽子不带裸着他那张散发着雄性荷尔蒙的脸就出现在了机场大厅,就差挂个牌子写我是王俊凯了。而且这身打扮明显是有备而来啊,走起路来长风衣哗啦啦响,大海啊全是水,王俊凯啊全是腿,让我一个小老百姓——冻得直哆嗦那种,脸往哪儿放!

 

 

周围已经很多人发现王俊凯了,不过因为不是公开行程只是来接我,所以没什么粉丝知道,也不是太挤,加上王俊凯目不斜视的样子也没有人冒险冲上来要签名要合照什么的。王俊凯应该是老远就看见我了,我磨磨蹭蹭的拖着箱子眼神飘来飘去,他大长腿走到我面前,皱眉看着我,然后啧了一声,他的风衣就被披到了我身上。风衣伴随着他的体温稳稳的挂在了我的肩上,我的第一个想法是,如果风衣拖到地上去了我立马转身回伦敦…

 

 

王俊凯左手接过我的行李箱,右手过来拉我,我一慌往旁边躲了一下,王俊凯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要么我牵着你出去,要么我抱着你出去,选吧。我觉得好汉不吃眼前亏,立马表态选择前者。他哼了一声说手拿出来,我说好的爸爸没问题爸爸,被他一把抓过去拉着就走,我落后他半步,抬头就看到他翘起的嘴角。周围人越来越多,看着他一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样子我也莫名安心就跟着他走,后知后觉才发现他和我的手,十指相扣。

 

 

他一直牵着我走到停车场,我看到他那辆保时捷跑车翻了个白眼还没开始批判万恶的资本主义就被他塞进了副驾驶。然后他刷的一声放平了我的座椅,我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上半身压上来,我本来想问“干嘛”,但是我一想,他绝对会回答“干你”。于是机智如我灵机一动话出口就变成了:“干我?”

 

 

…我发誓我在那一刻真的感受到了绝望。

 

 

王俊凯的动作明显一顿,然后露出了不忍直视的表情。而仰面朝天躺着的我眼前是放大的他的脸,我偷偷舔了舔嘴唇,坐怀不乱是什么我可没听说过,我只听说过唯美食和王俊凯不可辜负。

 

 

然而此时的王俊凯并没有心思关心我在想什么,我刚把手环上他的腰,就听见哐当一声,他在把他的大长腿塞进来的过程中,撞到了顶棚。然后我们大眼对小眼沉默了三十秒,他一拳打在椅背上:“今天不该开这辆车。”

 

 

哦。

 

 

万恶的资本主义。

 

 

王俊凯直接开车回了他在三环的小高层,整个过程中并没有征求我的意见。一进门我就借口太冷躲进了浴室,无视王俊凯“暖气开这么足你冷个腿啊”的表情。我知道伸头一炮缩头一炮,但是躲躲躲是我们的讯号。

 

 

我正舒舒服服的在王俊凯卧室那个直径两米的浴缸里泡着,王俊凯就开门进来了,随手甩了几个东西在水上浮着,我捞了一个起来看,Durex猕猴桃味。猕猴桃味是什么味?实不相瞒我还真没体验过。

 

 

王俊凯扬了下下巴算是和我打个招呼,然后他悠闲的摸出手机,举起来左右晃了两下,找了个位置放好,坐在浴缸旁边,开始对着手机说话。

 

 

卧槽?

 

 

我心想他不会要拍我裸照然后敲诈我吧,多大仇多大恨啊我现在一穷二白诈干了都买不起他那辆跑车好吗,这什么套路?

 

 

“大家好我是王俊凯,我知道你们都在等我一个解释,公司都快把我手机打爆了,那今天我就借这个机会宣布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们听清楚,”他转过头看着我,“话是说给你听的,你更要听清楚。”

 

 

“我刚刚在机场去接的人就是他,在浴缸里泡着这个,藕断丝连也好旧情复燃也好随便你们怎么想,你们只需要搞清楚,王俊凯和王源又在一起了。至于你…“王俊凯转头看着我,”你这次回来了不要走了,好好待在这儿…”

 

 

“待在哪儿?”

 

 

“我家。”王俊凯说着慢吞吞的从兜里摸出一把钥匙,一把一把给我看,“这把就是这套的,还有重庆的,成都的,上海的,杭州的,南京的…总之你想住哪儿都行,都是我家,现在也是你家…

 

 

“…然后呢,你想工作就工作,不想工作也无所谓,我会……”

 

 

“用尽一生一世来将我包养?”

 

 

“……”

 

 

“当我没说。”

 

 

王俊凯起身去把视频关了,看那个样子应该是把刚才是视频发了出去,然后潇洒的关了机扔到一边:“…你要说是包养也没什么地方不对,王源,我对你没什么要求,工作的话,你想继续唱歌也行,跳不跳舞看你心情,演戏也OK,或者你想去楼下超市当收银员我都不会拦你,但是唱歌一年一张专辑一次巡演封顶,演戏不能接吻戏及以上的激情戏,工作不能太累,朝九晚五双休日必须保证,务必和异性,哦不,和除我以外的所有人保持距离…”

 

 

“这叫没什么要求?”

 

 

“我现在也算你半个金主好吧?”

 

 

“哦”

 

 

“好了剩下的以后再慢慢和你说,王源,我们和好吧,你别说其他的,就说答不答应。”

 

 

“这叫不平等条约好吗,我不答应。”

 

 

王俊凯点点头,好像早就料到了我的回答,伸手在浴缸里面滑来滑去,有意无意的把水面上的Durex盒子撞得打着旋儿,“你知不知道什么里面出政权?”

 

 

“…什么?”

 

 

王俊凯站起来:“枪杆子。”

-End

评论(142)
热度(1401)

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低产低产低产

© 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