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光荣(上)

#伪现实向 

#我搞了很久发现字数超过六千或者八千我就发不出去了,一万五要分三次发我也是日了狗 

#好我检讨一下我时差算错了,但是我不想改了将就看谢谢!

我一度想要过积极向上健康乐观的生活,丢开手机远离网络锻炼身体看书看报,结果坚持了三天之后就发现这样太难为我了,我办不到,更何况是在你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只要一打开电视,一上网,就会出现在你面前的情况下,简直是无孔不入见缝插针。

 

 

比如现在,我就窝在家里的沙发上吃着水果沙拉看着他最新的访谈。

 

 

说实话,对于国内娱乐圈对我经久不衰的好奇我很佩服也有点无奈,原以为过不了多久我就会被此起彼伏的小鲜肉以及连绵不绝的八卦消息掩埋。

 

 

王俊凯绝口不提我的事情,一开始只要记者一提到我,王俊凯甚至会立马黑脸,倒不是耍大牌,只是王俊凯早些时候就说过,不要问他任何关于我的事情,他不知道也不想答。这些话他不说第二次。后来,他不再黑脸,而是装没听见,说,下一个问题。

 

 

我在遥远的异国他乡无数次的揣测过大洋彼岸他的想法,但是我摸不透,他的冷漠,他的无动于衷,他的风生水起,到底是出于愤怒还是不在乎,我也不清楚,我的逃避,我的故作轻松,我的自欺欺人,是因为不爱还是太爱。

 

 

我放不下王俊凯,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事情,但是有一句话,I like you,just like you.

 

 

后来这样的访谈我看得多了都有点同情他了,总觉得他很像不知道答案又不停的被老师逼问的学生,毕竟他确实不知道我在哪里,在干什么,过得怎么样,他就是想答也答不上来。

 

 

王俊凯十年如一日的努力,一直以来,他都是最坚定的那个。年少时候随口一说的约定,他是拼了命的在完成,但是人这一辈子有几个十年呢,十年之后又该干什么呢,我猜他没有细想过。我不一样,比起所谓的成功,我更愿意活得舒服。我决心去做的事情自然会做得漂亮,但是一旦我厌倦了,我可以走得潇洒,我可以接受活得大起大落。我挺庆幸自己厌倦得不是那么早,至少陪王俊凯坚持了第一个十年,也庆幸曾经单纯如纸的两个少年有足够强的能力,足够好的际遇,足够多的支持,来追赶幼稚的野心。

 

 

不过我内心也很清楚,厌倦并不是我退出娱乐圈最主要的原因,如果只是厌倦,咬咬牙是可以坚持的,毕竟我也是凡人一个,鲜花和欢呼永远不会让人狠心拒绝,我可以带着虚荣和感恩走下去。我还和最爱的人并肩战斗,牵手和拥抱太过于美好,我可以带着那份执念和底气走下去。但是我很早的时候就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我曾经问过王俊凯,我说他们看到的你的样子真的是你本来的样子吗,他们是喜欢你还是喜欢他们以为的你?

 

 

王俊凯没有回答我,他在车后座咬着我的耳朵,那王源,我看到的你的样子是你本来的样子吗?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你以为的我?顿了两秒王俊凯又问,你觉得在床上的时候是一个男人最真实的样子还是最不真实的样子?我以为我们对互相的了解已经…够深入了。我清楚的记得当时我的耳朵很没出息的红了,导致我没有和王俊凯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显然我不是这个意思,因为我在王俊凯面前可能比我一个人在镜子面前还要真实。

 

 

我走的时候连家都没回一趟,常年在外面工作,留在重庆的东西本来就不多了,后来我在想,关于我,是王俊凯先去问的我爸妈还是我爸妈先去问的王俊凯。当然了,他们再怎么串通也找不到我,因为一开始连我爸妈都不知道我到底去了哪儿。我妈很喜欢王俊凯,王俊凯也很会讨她喜欢,我担心她一心软就把我的行踪透露出去了。虽然没过多久我就巴不得她把我出卖给王俊凯。

 

 

我安定下来之后用新号码给我妈打电话,内心很忐忑,不知道会被她迎头一顿好骂还是听她哭半个小时,结果居然被她掐断了两次,我猜她是看到号码奇怪不想接。第三次电话一通我正准备大喊是我是我自己人别开枪,就被我妈轻描淡写一句话打回了原形。

 

 

她说,哟还知道往家里打电话?我还以为你死在哪儿了呢。

 

 

我说,不敢不敢。过得还好吧?

 

 

她说,除了一直会被狗仔骚扰以外,还不错。

 

 

我说,狗仔我也没办法,您和爸将就将就,等我努力工作有钱了给你们换一套房子。

 

 

她说,得了吧,我不太相信你现在的经济状况。

 

 

末了我妈说,你现在离我是越来越远了,我也没办法照顾你,钱不够用就给我打电话,我和你爸这么多年还是有些积蓄,你一个人在外面好好生活,看到喜欢的姑娘…算了,感情的事情你自己把握,你的事情我不会告诉其他人,你就安安心心的过吧。哪天你想回来了,记得爸妈一直在家等你。

 

 

听得我眼眶泛红,于是我恩了几声敷衍着挂了电话,一边抹眼泪一边安慰自己,一定是因为身在异国他乡心灵才这么脆弱。

 

 

我现在给一本杂志拍照,是拍人家的那种拍照不是拍我。我在伦敦游手好闲一年多之后决定去找工作,面试的时候,我现在的superior也是当时的interviewer,一个叫Bertha的美女问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她说平面模特的面试在楼上。我说我就是来面试这个的,我说我以前被拍的时间多一些我没有太多拍别人的经验但是我可以学而且我知道怎么拍出来好看。两天后我接到电话说我被录用了。

 

 

很久之后Bertha问我,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录用你吗,Roy?

 

 

我以为她会说因为我长得好看气质不俗什么的,再不济说我笑起来很甜也好啊,结果她说,因为我认识你,你是王源,对吗?

 

 

王源两个字的发音有点奇怪,但我还是震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离中国够远了,我活得很自在,几乎没有人认得我,住久了周围的人对我的了解也只是那个长得很好看的亚洲人。敢情我还是沾了曾经的光。我笑笑说yes,没有问how,Bertha也没有解释。

 

 

我这份工作很轻松,薪水不高,但是我早些年还有些积蓄,所以过得谈不上奢侈却不愁吃穿。想来我银行卡上的这些钱还是王俊凯非要我存的,他说凡事要有计划,万一以后有什么变动也好有条后路。我虽然嘲笑他老年人心性,还是乖乖的把收入存了起来。现在想起来不知道当初王俊凯是不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一步,早就想到了我势必不会一直在这条路上走下去,早就给我留了足够的后路,从此以后,两个人的梦想一个人去追。

 

 

我和王俊凯十八岁的时候在一起,他的十八岁,我是生日礼物,别想太多限制级的东西,他没那么饥渴。我现在快二十六了,和他分手两年多,明星也免不了俗套的栽在第七年。我之前一直以为分手会有偶像剧的戏码,但其实就是那么回事,四面八方的压力,各种各样的纷争,猜疑,争吵,委屈,冷战,导火线那头的火星来得悄无声息,最后都在最亲近的人身上爆发出来。

 

 

是的,直到现在我也不会否认王俊凯是除了我爸妈以外我最亲的人,我和他待在一起的时间只怕比我和爸妈待在一起的时间还要多。那天是他先提的分手,我抬头看他,我看到他曾经的铠甲如今的软肋,他的迷茫他的疲倦他的不堪重负。虽然看起来平时都是王俊凯照顾我比较多,但是我不得不说,在感情方面我比他冷静比他成熟,我知道有些话说出去就收不回来,有些平衡一旦打破就回不到从前,所以在他面前,我宁愿咬牙硬挺也不愿轻言放弃。但是既然王俊凯先提了分手,我也就平静的同意了,平静是因为我自认为拿得起放得下,后来我才明白,我对自己的很多认识本来没有错,但王俊凯是例外。所以我可以轻易的将成千上万人的鲜花掌声尖叫欢呼抛在脑后,却唯独无法接受他一个人的离开。

 

 

刚分手的那段时间我还是想有骨气的丢开和他相关的一切,天涯何处无芳草。但是我挣扎着尝试了一两次之后就放弃了,我对自己的内心还算坦荡,我对自己说,不就是忘不了前男友吗,多大点事儿。况且人世间很多的分离都不是因为感情,成年之后发现世界很纷乱逻辑却很简单,在不在一起并不取决于你想不想你愿不愿,而你爱不爱一个人也不取决于他美不美好不好,在一起的时候过得舒服,分开了彼此祝福实在是莫大的修为。

 

 

于是我从此头顶第一凯苏的名号,王俊凯所有的演出访谈综艺电影电视剧我一样不差全部看完,王俊凯依然发展得顺风顺水,我很高兴,他要是过气了,我从哪里看他。没办法,他就是长了一张骗得了小女生也骗得了阿姨的脸,噢对,他还把我这个大老爷们儿骗到了手。

 

 

人一闲下来就爱想东想西,我把最后一块苹果叉起来吃掉,起身把电视关了,然后把装水果沙拉的水晶盘子洗干净,准备出门。下午的时候Howard和Keith邀请我晚上去K歌,我本来是拒绝了的,我现在比王俊凯还活得像个老人,每天吃了晚饭在家附近溜两圈,没狗,就溜自己,顺便拐去路口的超市买点新鲜的水果和酸奶,然后回家洗漱,上网刷他的动态,看刚更新的电视剧或者刚播出的综艺,早睡早起爱国敬业。刚刚我想起来今天周六,晚上的电视剧不更新,我再不和年轻人一起活动活动不发霉都要生锈了。

 

 

Howard和Keith都是金发碧眼的帅哥,我给他们拍过照,说实话我和拍过的平面模特关系都不错,Howard有女朋友,Keith是Gay,但是他是1我也是,好吧至少我觉得除了王俊凯我不想屈服于任何人的淫威。我和他也就是可以一起喝酒然后一起讨论酒吧哪个男生眼睛漂亮哪个臀翘的朋友关系,大部分时候他说我听。

 

 

我想晚上反正也没事做不如去练练嗓子,万一有一天重操旧业不至于太难看,至少如果真的有和王俊凯再次同台的一天,我希望他能放心的将下一句歌词交给我,就像在战场上将后背交给我一样。一直以来,我和他都是彼此前进路上最大的动力。所以我的耳机里总是会有他新写的歌曲的小样,而我练舞的镜子里也一直都有他跟着律动的身影。

 

 

而且我在内心告诉自己,万一人王俊凯已经有感情生活了那你这么没出息这么洁身自好不是亏大了么。二十五岁才谈恋爱的誓言早就被我打破了,就算不把我和他生米煮成熟饭顺水推舟的恋情算在内,他也已经到了领个温柔漂亮的女孩子回家见长辈的年龄了。

 

 

那天晚上人还挺多,Howard和Keith都是本地人,朋友多,也不知道是庆祝什么反正大家玩得挺开,我一开始觉得人太多了还不想唱,他们不依,我一想我一个上过鸟巢的在这几个人面前唱歌跟玩儿似的。于是我开了尊口成功的镇住了全场,Keith说没想到深藏不露啊Roy,我笑笑心说这是宝刀未老。

 

 

从KTV出来他们又拉着去吃夜宵,Howard的女朋友问我唱的第一首歌叫什么名字,我说怎么了,她说那首歌很好听。我想了一下,大概欧美大众对中国民谣挺新鲜,我告诉她,我唱的歌叫Miss Dong,董小姐。我还在内心自我陶醉了一番,我能唱这么好听是因为我是一个有故事的男同学,我曾经有一个无知无畏不顾所以的王先生。

 

 

晚上回去的晚,一直到第二天下班我才有时间上微博,王源那个号早就没用了,我注册了一个小号关注了王俊凯,他的微博名已经从TFBOYS-王俊凯改成了王俊凯,他常年不发微博,我是指自己一个字一个字写的那种,公司倒是经常拿这个号给电影之类的造势。我点进他首页晃了一圈一如既往的没有新东西,我又去看热门话题,然后我就知道什么叫做乌鸦嘴了。微博实时热门话题一位#王俊凯与肖筱恋情曝光#。话题讨论量是多但是真正相关的新闻倒没几条,照片高糊根本看不清楚谁是谁,就连我也只是勉强认出王俊凯。我退出去搜索了一下肖筱,把词条一个字一个字看完不得不感叹确实挺优秀配得上王俊凯。然后我又点进那个话题反反复复看了两个小时,看王俊凯粉丝哭天喊地说不相信然后疯狂艾特他,看一些营销号不怕事情大跟着起哄,还有一些大概想要曲线救国竟然艾特TFBOYS-王源,我心说是不是傻那个号两年多没上过了,就是打110也比找我来得靠谱。总之场面蔚为壮观。

 

 

然后我妈给我打了个电话,大意是不要看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要想不开,我好笑,说遵旨。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又如此平静,大概我从内心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不愿意相信王俊凯会喜欢上其他人,只要他不承认,就算他们结婚了我都能脑补出商业婚姻的桥段来为他表忠心。事实证明真的是我想太多,就算是表忠心,那也是表的我的忠心。

 

 

分手是他提的,一声不吭走掉的人却是我,分手第二天王俊凯一觉醒来——如果他那天晚上睡着了的话,就会看到公司发的公告“王源退出组合,TFBoys将以两人形式活动”,半个月不到又发“TFBoys解散,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将以单人形式活动”。我没有给他这个队长打招呼就擅自解约拍拍屁股走了,把所有的烂摊子丢给他,其实也不是烂摊子,只不过把我两加起来超过一亿的粉丝丢给他,至少微博上显示有这么多人关注,但是仔细一算这里面有接近一半的人重复,因为很多喜欢我的也喜欢王俊凯,喜欢王俊凯的也不讨厌我,毕竟我们俩常年黏在一起,举止之间多多少少带了对方的影子,甚至连长相都在往一个模子的方向靠近。所以搞不好我们俩的粉丝要在微博粉丝的数量上砍个对半。况且本来就只约了十年,十年过后,于情于理我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而很多年前在公司简陋的摄影棚内出自王俊凯之口的一个十年两个十年三个十年,他再也没有提过,我也就只能当我阅读理解做得太多,或者我单方面的自作多情。

 

 

所以这么一想我也不是太忘恩负义,退出组合是我和公司一致的意思,就算合约期还没满,公司念及旧情也没太难为我。这么多年来和公司确实有过不愉快,但是以王俊凯当年一身少年心气的不管不顾和我无所畏惧的亦步亦趋还不知道现在会怎样。没有功劳有苦劳,再退一步说,没有公司我可能就永远不会认识王俊凯,就冲这一点,我就很感激了,所以收拾东西离开公司的时候我对着公司大门深深的鞠了一躬。到现在为止王俊凯都以为退队是我一个人的意愿,我不解释是怕他和公司闹翻,毕竟时代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小公司了,练习生规模一年比一年大,旗下有好几个当红组合和艺人,好的资源也是一把一把,虽说以王俊凯现在的资本和人脉,要成立自己的工作室根本不在话下,但是我不想他一直这么累,像个永动机一样工作,拼尽全力赌上一切的经历一次够了。所以我希望王俊凯好好待在老东家,安安分分当他的大明星。况且那个时候我们是两个人,在坚持不下去的时候选择死磕到底还是得过且过,选择有血有肉还是横平竖直,选择披荆斩棘还是从头再来,都是两个人。不管选的什么,都不过是彼此的代名词。

 

评论(21)
热度(1091)

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低产低产低产

© 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