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就是不认识你(6)

王源被宁京陪着到医务室处理伤口,不只是轻微的破皮,特别是右边膝盖,伤口面积不小,酒精消毒过后膝盖上裹了厚厚的几层纱布,在不过膝的运动短裤下非常明显。不过痛得倒不是很厉害,准确来说是因为刚刚消毒的时候痛得太剧烈,现在轻微的刺痛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王源刚向校医道了谢准备起身回宿舍,凡伟楚禾还有本来应该在宿舍里睡觉或者玩游戏的胖哥就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然后看到王源挂彩的膝盖,非要一人背他一段把他背回去。王源好笑:“有这个力气留着去背未来的媳妇儿好吗,你源哥不仅能走,还能走直线。”

 

凡伟摸摸鼻子有点过意不去:“王源儿,我要是…”

 

“不是你的错ok?什么话都别说,你要确实觉得对不起我,我还有一桶衣服没洗…”

 

“我还是请你吃饭吧。”凡伟翻个白眼接得很快。

 

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在医务室的两个方向,出了医务室的门王源就把宁京哄回去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王源仗着膝盖有伤行动不方便,在宿舍当了几天大爷。书包有人帮忙背,饭菜有人帮忙打,值日有人帮忙做,颇有一种那仨哥们儿负责挣钱养家,王源负责貌美如花的感觉。

 

但事实上王源也就是表面上看着嘻嘻哈哈,其实心里一直堵着,回忆翻滚搅动,让他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到底为什么那么多事情,要在完全不同的情形下再现,人物,地点,起因,经过,都无甚区别,不过是时间变了,就指向一个陌生的结果。

 

王俊凯高考那几天,王源被关在家里,他爸妈难得推掉所有的事情,专程飞回重庆陪考,倒也没人管他有没有看书复习,只是担心把这个十几岁的少年放出去又磕到哪儿碰到哪儿。而王源中考的时候王俊凯就自由得多,已经卸下了所有包袱的他天天去送王源考试,不过担心影响王源发挥,王俊凯总是待在王源不知道的地方,远远的看着他走进校门,再远远的看着他考完从进去的地方出来。

 

考完之后两人第一次正式约会,走得不远,就在临江的南滨路。六月中旬还不是最热的时候,但是两人还是选择在地面的余温开始下降之后才出门,也没干什么特别有意义的事情,王俊凯和王源并肩走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有时会因为手臂的甩动碰到对方手背上凸起的指关节,有时又会因为避让迎面走来的行人而体温重叠。太阳已经不是正午时候那样金色刺眼,而像是熔化了烧滚了的铁水,是更厚重更深沉的颜色,他们的影子被拉长在地面上,衣角的重叠显得无比亲密,气氛温热,微妙得刚刚好。

 

又打到王源的手了,王俊凯心想,明明街道很宽自己挨王源也不是特别近啊,感受了一下刚刚手背的温度和触感,手掌只是往王源的方向移动了一点,本就近在咫尺的距离被瞬间消除在交握的掌心。王俊凯微微低头看着王源,那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有睫毛在轻轻颤动。两只手十个手指只略微改变了一下位置,就变成了十指相扣。不过两个男孩子的相处方式有时候就是让人很看不懂,明明那么温存的气氛,不知道怎么牵着牵着就打了起来,很幼稚很花哨的用两只手打来打去,王俊凯禁锢着王源的两个手臂把他拉近和自己面对面,看着王源开始泛红的耳朵,心下一玩味,就在王源那两条细细瘦瘦的腿中间挤进了自己的一条腿。结果王源突然脸色一变,嘶了一声。

 

王俊凯皱眉,看着刚刚碰到的王源的膝盖,声音往下沉了一点:“你怎么了?”

 

“没事。”

 

“确定没事?信不信我把你扛到卫生间把裤子扒了来看?我就说今天这么热你怎么穿长裤。”

 

“…就是考完那天晚上出去骑车没看见路摔了一跤,没什么大事儿。”

 

“你能不能小心点?”

 

“摔了一下而已,不疼”

 

“你不疼我疼。”

 

“你疼个屁,我是个男生ok?”

 

“男生怎么了你这细皮嫩肉的。”王俊凯一边说还一边在王源的手臂上摸了一把。

 

王源嫌弃的拍开王俊凯的手,然后捏住了比他高了半个脑袋的王俊凯的下巴:“我还觉得你秀色可餐呢。”

 

王俊凯一挑眉,握住王源的手腕:“那你餐啊。”

 

“拒绝。”

 

“无效。”

 

王俊凯在掌心中那细细的手腕上一用力,王源再次被拉近,抬头看着王俊凯垂下的眸子里跳动的目光,眼神毫不躲闪。王俊凯在心里惊叹了一下,没有犹豫的低头,在触碰到王源嘴唇的前一秒顿了一下,王源没有躲,眼神随着王俊凯的靠近渐渐下移,睫毛在脸上投下阴影。

 

那是青涩的一个吻,带着温柔,也带着试探;是郑重的一个吻,带着小心翼翼,又带着急不可耐。

 

过了几天,高中毕业生王俊凯和初中毕业生王源决定一起出去旅游,选了很有名的一个以山为主的风景区,为了赶在人流高峰之前上山,王俊凯四点就把王源从床上拖了起来,等王源穿戴整齐还被王俊凯催着吃了一碗小汤圆再排队上了交通车之后依然懵懵的。

 

盘山公路的特点在于盘山,车尾甩来甩去,本来就没睡醒的王源脸色越来越苍白。王俊凯摸了摸王源的头发,问不舒服吗?

 

王源眯着眼睛低声应了一句:“晕车,想吐吐不出来。”

 

王俊凯拿了个干净的塑料袋出来,然后把王源的脸捏着面向自己:“你看着我,注意力集中一点会好很多。”

 

王源耐着胃里的不适勉强盯着王俊凯的眼睛,暂且借由他这种解决晕车没有科学依据的方法分散一点注意力。盯了没几秒,王源立马把王俊凯准备的塑料袋放到嘴边,哗啦啦的把完全没有消化的小汤圆全部吐了出来,然后用矿泉水漱口之后,对正在收拾那个塑料袋的王俊凯诚恳的点头致意:“一看到你的脸就吐出来了,谢谢。”

 

王俊凯脸一黑:“那就我这张脸是怎么让你决定要跟我的?”

 

“什么跟你,是收了你好吗?”王源舒服了很多,精神也好了很多。

 

王俊凯眼睛一眯作势就要吻上去,被王源一巴掌堵在嘴唇上推开了:“处女座的洁癖呢?”

王俊凯还是在王源脸上亲了一口:“被你吃了。”

两人晚上就住在山顶一家酒店,因为这俩都是不愁钱用的,所以酒店都选择得非常高级,干净整洁,暖黄的灯光照在雪白的被子上,地毯的花纹繁杂又古典。在前台登记的时候王俊凯问:“开什么,大床房还是双床房?”

 

王源一脸严肃:“双床。”

 

王俊凯挑挑眉,不置可否。两人都洗漱完毕之后,王俊凯把两张床的用途发挥得淋漓尽致,洗澡出来就手脚麻利的把行李从沙发上甩到那张空床上,然后径直走到王源床边,王源正抱着平板看电影,见王俊凯过来,扯下一边耳机斜眼看着他:“干嘛?”

 

“睡觉啊,你挪过去一点。”

 

“不是两张床么?”

 

“那张床有行李睡不下了。”

 

“我这张也睡不下。”

 

“不试试怎么知道。”王俊凯说完就一屁股坐到王源身边,伸手抽掉了他手里的平板。一米二的床很窄,王俊凯以防止王源掉下床为由,长臂一伸从王源的腰下穿过去,犹豫了一下,又伸进了王源的白体恤,食指在肚脐周围转了两圈。

 

王源身体一僵,轻轻的咬住了一点下唇,脸颊爬上一抹红,却意外的没有挣脱没有反抗。王源这么乖不干点什么就不是王俊凯了。于是王俊凯一翻身,就将王源压在了身下,大拇指在漂亮的唇线上摩擦了两下,一低头就咬上了王源的下唇,牙齿和唇瓣的摩擦显得有些急切,又隐隐带了温柔。王源的气息开始不稳,时长时短的呼气撩拨着王俊凯的神经。王俊凯眼神渐渐变暗,舌头带着诱惑的舔了下王源的嘴唇,感受到王源轻微的愣神,一手从头顶滑到后脑勺,指间穿过王源细碎的黑发,一手轻轻的捏着王源的脸,终于探进了王源的口腔,和王源柔软的舌头勾绕在一起。

 

两人的身体渐渐从立起来的枕头上往下滑,王俊凯不再流连于两片柔软的唇瓣,而是顺着王源脖子的线条向下,在王源的锁骨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红印子,一条腿也从王源身侧,跪到了王源两条腿之间,但是王源微微皱眉的一瞬还是被王俊凯纳入眼底。

 

王俊凯盯了王源两秒,回头望向了前不久据说没什么大事儿一点也不疼的新伤加旧伤的王源的膝盖。前一天飞机转大巴又拖着大大的行李箱找预定的酒店,两人折腾了一路,王源兴致不怎么高,到酒店王俊凯都没闹腾王源就把他哄着睡了。这才仔细的打量起王源的膝盖,刚刚只是轻微的触碰,王源还是反射性的皱了眉。

 

看样子痂刚掉,也许还是王源洗澡的时候自己弄掉的,露出刚长好细细嫩嫩的皮肤。王俊凯眼神一暗,也不说话,两秒后,王源的膝盖就传来了湿润温热的触感,王俊凯在王源的膝盖处细细舔舐,一偏头,滚烫的气息就打在王源大腿内侧,常年不见阳光的皮肤脆弱而敏感,王俊凯灼热的鼻息渗透进王源那片皮肤的每一个毛孔,然后迅速的在体内传递,在每一处神经末梢炸裂开来。

 

末了,王俊凯含住了王源的耳垂,手下准确的覆在王源的下身,然后不顾王源细微的挣扎坚定的将手绕过王源的腿跟,在那两片细软嫩肉上捏了一把,带着气音在王源耳边低低说了一句:“以后你哪儿受伤我就舔哪儿,你自己看着办。”

 

 

 

又是一个满课的下午,王源和宿舍另外仨哥们儿一边吐槽着这不合理的课程安排,一边往宿舍楼走,外卖已经下单半个小时了。王源的书包在凡伟手里提着,他就轻飘飘的拿了一个手机。

 

虽说住一个宿舍的人关系一向不错,但是有矛盾的也不在少数,像403这么其乐融融的就很稀罕了,这四位勾肩搭背的并排走在路上,偶尔看见漂亮妹子会互相交换几个眼神,再压低声音议论几句,就差对着人家吹口哨唱对面的女孩看过来了。

 

王俊凯站在王源宿舍楼下,手里提着专程出去买的药,那天他跟在王源身后走了几步,但前面亲密的两个身影时时刻刻都在提醒他自己的立场,于是他在分岔路口转身离开了。但心里终究是放不下的,王源从小就算不上安静乖巧,身上常常有磕磕绊绊留下的伤痕,平时要么被掩盖在衣服之下,要么就很浅不易察觉,但当你把和这具身体的距离缩小到十公分以内,这些或大或小的伤疤还是会尽数出现在眼底。王源身上每一处伤的位置王俊凯都很清楚,而这些地方通常会出奇的敏感,大概是曾经经历了伤痛的皮肉对温吞的触感总有一种带着抵抗的依赖。

 

一向敢说敢做如王俊凯,此刻却在王源宿舍楼下犹豫不决,纠结着自己来送药到底该拿什么当借口,但是不管什么都显得太过于不合时宜;王源又会不会接受自己这无理的执念,或许他的床头已经有了女朋友送来的药膏,以女生细腻的心思,或许还会送两瓶玻璃瓶子装的牛奶,还有刚刚路过学校那颗古老的银杏时随手捡起的这个季节最早掉落的几片树叶。总之一切都温柔得恰到好处。

 

王俊凯慢慢的闭了眼,正在做最后的心理建设,突然就听到了王源的声音:“胖哥你快看,卧槽这些明星以前真的这么胖吗,你们胖子真的是潜力股吧,你瘦下来403的门面源哥让给你当!”

 

王俊凯一惊,睁眼就看到王源和室友走进宿舍大门,王源正和胖哥凑到一起看着手机屏幕,嘿嘿哈哈的看起来心情很好。

 

看样子王源是没有看见他,王俊凯左右看了一下,手里拿的药很迅速的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然后装作只是碰巧遇到的样子,淡淡的回应了一下楚禾的招呼,和王源擦肩而过。

 

王源一直翘起的嘴角微微僵硬,膝盖传来的钝痛好像突然就无法忍耐。

评论(27)
热度(838)

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低产低产低产

© 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