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就是不认识你(5)

#-就是不认识你还更吗?

  -更

#久等了,9000字接好

 

 

一般一个学期刚开始的时候,学生会都比较意气风发,经常临上课十分钟杀到教室点名。王源他们合班这个学期第一次被抽到,纪检部部长为了给这群经常逃课的学弟学妹一个下马威,把学生会的流氓老大王俊凯请到了点名现场。

 

当时教室里还只来了百分之七十的人,剩下百分之三十里面,三分之二的是在最后十分钟冲进教室,手里可能还提着馒头包子面包牛奶,还有三分之一要么迟到,要么直接不来在宿舍睡到天昏地暗。

 

要说王俊凯在学校的威望是可见一斑的,不要说这群刚进校还没摸清楚水深水浅的大一新生,就是比王俊凯高一级的人也很少有敢和他公开叫板的,以前纪检部查到不是没有遇见过不服气的,说明明还有十分钟才上课凭什么我现在来你就算我迟到。后来王俊凯亲自过去点名,依然提前了十分钟,迟到的被全部拦在教室外面,点完王俊凯让把这群人放进来,然后手撑着桌子发表了很经典的“在学生会我是老大,不服气憋着,或者有本事先把我从主席位置上拉下来,不然老子说话你就听着老子说你迟到你就是迟到,怎样?”的讲话,在全校学生中口耳相传成为一大美谈。

 

王俊凯被纪检部长请去点名其实是拒绝的,他去也就是镇个场然后全程站在旁边死鱼眼面瘫脸。但是他一看纪检部这次抽的合班,立马回消息表示同意,对面纪检部长已经打好在输入框里的“老大你去吧我请你吃烧烤”都还没来得及发出去。

 

当天早上,王俊凯一边低头抓了抓有点长的刘海,一边脚下生风的往教室走,在半道上被纪检部长遇到,纪检部长非常狗腿的递了瓶牛奶给王俊凯:“老大咱今天就是去点个名你穿这么帅干什么?难道这个合班有你看上的小学妹?”

 

王俊凯把纪检部长递过来的牛奶推开:“我哪天不是这么帅气?”

 

纪检部长习以为常,跟在王俊凯屁股后面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走到教室门口,王俊凯突然一个急刹车,纪检部长没刹住撞在了王俊凯身上。

 

“卧槽老大你怎么了,刹车也亮个灯啊。”

 

“怪我?你要是保持车距会追尾?”王俊凯嫌弃的翻了个白眼,“你先滚进去,我…打个电话。”

 

“好嘞。”

 

等纪检部长进去了,王俊凯退到旁边的窗口边,探头往教室里面张望了一眼,没看多久又把头缩回来,往身后的走廊看了几眼,然后伸手拉了拉衣服,在心里鄙视了自己几秒钟,终于进了教室。

 

纪检部长以及两个干事正在看名册,看着看着突然传来一阵欢呼,接着是压低了的叽叽喳喳的声音,站在讲台上的几个纪检部成员抬头往门口看了一眼,一脸了然的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继续看名单,并且默契的往两边散开留出了讲台中间的位置。

 

王俊凯看起来是非常坦荡而潇洒的,他自带光环的走到讲台上,眼神犹豫了几秒,舔了下嘴唇,抬眼在教室里扫视了一圈,然后皱了下眉。

 

身边纪检部长已经开始点名了,被点到的只需要举手然后答个到,点名开始之前前后门就都站了纪检部干事以防有人在点名过程中冲进来。

 

 

“凡伟。”

 

“到!”

 

“楚禾。”

 

“到!”

 

“王源。”

 

“…”

 

“王…”

 

王俊凯开口:“到了。”

 

“啊?”

 

“你刚刚没听到他答到?”

 

“没…没有啊。”

 

“我听到了,到了。”

 

“噢噢好的。”纪检部长低头在王源的名字后面打了个勾。

 

而此刻,坐在下面的406三大美男凑在一起窃窃私语,手机里让王源赶紧滚到教室来的短信刚刚发出去。

 

胖哥:“什么情况?”

 

楚禾:“对啊王源不是没来吗,但是看刚刚那个意思他没被发现?”

 

凡伟:“不应该啊没听见有人给他答到啊。”

 

楚禾:“听,刚刚念的迟到名单里面没有王源啊,快打电话让他别来了,来就暴露了。”

 

胖哥赶紧拨通了王源的电话,但是没人接。十几秒后,王源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了教室门口,一个不注意,还冲进了纪检部站在门口等迟到的人来销到的三个干事中间。

 

所以长得太好看也不好,比如王源,一进校名声就传遍各大院系,在学生会内部就更不用说。

 

王源眨了两下眼睛,往讲台上瞟了两眼,王俊凯和纪检部部长的表情都非常精彩。

 

纪检部部长:“老大…”

 

王俊凯:“你不相信我?”

 

“不是…”

 

“他刚刚出去上厕所,我看见了。”

 

“他上厕所还带本书?”

 

“人家愿意行不行?”

 

“那老大你怎么知道他是出去上厕所的?”

 

王俊凯怒:“我料事如神行不行?!”

 

“行行行。”纪检部部长憋着笑,这很明显是王俊凯刚刚听错了,王源根本就没有到,但是作为学生会的好干部,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以拼尽全力帮老大把谎话圆回来为己任,否则,极有可能被王俊凯请到学生会办公室喝茶。

 

“王源你进来,以后点名期间不要出去上厕所,要不是我刚才看到你出去了你就会被记迟到。”王俊凯面色严肃。

 

王源眼睛一转,从善如流:“好的好的,谢谢主席。”

 

这件事情就此翻篇,王俊凯,纪检部部长,几个干事,还有过了上课时间才赶到的想趁乱把到销了的,乌泱泱一大片人往教室门外走。王俊凯出门之前又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王源也在座位上看向他,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两人都有些惊讶,迅速的躲闪了对方的目光,喉头上下一滚,将太多莫名的暗流涌动压在了心底。王俊凯赶紧回过头,摸了摸鼻子,出了教室。而王源仗着王俊凯背对着他,视线再次紧紧的黏在王俊凯的身上直到他转弯出去再也看不见。

 

王源收回视线,眼前就是室友的三脸懵逼,王源挑了下下巴,手指轻轻的点了几下自己的脸,嘴角勾起一抹笑:“哥刷脸。”

 

一上午的专业名词连番轰炸听得很多人昏昏欲睡,胖哥打瞌睡脑袋砰的一声撞在桌子上惊醒过来,本来以为会看到同样睡眼朦胧的王源,因为昨天晚上玩游戏到接近两点的不止他一个人,结果左手边的王源听课非常认真,书上的笔记密密麻麻,仔细看的话,王源的字还写得非常漂亮,不是中规中矩的字帖式提笔顿笔,而是自成一派的风格,一笔一划都好像带上了少年独有的跳跃和张扬。

 

“我靠王源儿你厉害啊,昨天晚上和我一起组团开黑的不是你?”

 

“恩?”

 

“没啥,讲到哪儿了?”

 

“线粒体的酶定位。”

 

“哦哦第七章是吧?”

 

“恩。”

 

课间胖哥撑着头看着刚从他包里摸了一包芝士威化的王源,王源瞟了胖哥一眼:“看我干嘛?”然后手又伸到左边楚禾的包里摸了瓶牛奶出来,“我没吃早饭,吃你两块饼干什么表情啊。”

 

“谁说饼干了,我是想说早上在宿舍睡觉不想来上课的你和上课听得超级认真的你不是一个人吧?”

 

“来都来了。”

 

“来了你也可以像我一样睡觉啊,明明说好一起玩游戏一起上课睡觉你居然背着我偷偷听课…”

 

王源翻了个白眼打断胖哥:“说得跟我背着你偷人了一样,趴着睡觉这种毫无形象可言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哥有偶像包袱。”

 

“哦,把我的饼干还给我。”

 

“期末不想借笔记去抄了?”

 

“源哥您吃着,不够小的又去给您买。”

 

王源又往嘴里塞了一块饼干,然后拍拍手点点头:“退下吧小胖子。”

 

终于等到下课,胖哥带来加餐的威化饼干被王源当早饭吃了,走到食堂的时候表示已经快要饿扁了。凡伟嫌弃的拍了一下胖哥的肚子:“你这叫饿扁了王源就该叫饿没了吧。”

 

“你们体重歧视。”

 

“我们体重歧视?给你打一块钱的饭我们仨都吃六毛钱的这是体重歧视?”楚禾甩胖哥一记眼刀。

 

“是是是你们快去打饭我都要饿死了。”

 

403宿舍严格执行三人打饭一人占位置的规则,按照床位号轮流,今天正好轮到胖哥占位置,王源楚禾凡伟去窗口打饭。

 

星期三上午满课的不多,十二点的食堂已经过了高峰期,排在王源前面的只有两个人,王源偏头看了一下菜,发现同时出现了三个凡伟必点的菜,于是回头寻找凡伟。凡伟刚在打饭的窗口打了两份饭,很明显一份六毛的一份一块的。

 

“老大,青椒肉丝,茄子炒肉和豆腐煮鱼你吃哪两个啊?”

 

-“什么?”

-“叫我?”

 

听到另一个声音响起凡伟一愣,难道王源不是在叫自己,左右张望了一眼,看到了不远处的王俊凯,手里拿着两双筷子。

 

凡伟略一思索,虽然王源是在叫自己没错,但是这个时候不给主席面子难道还要主席给自己面子吗,于是凡伟非常利落的给王俊凯打了个招呼:“啊主席我听错了,你也来吃饭啊,我室友还在那边等我,我先过去了啊。”然后手里端着两盘白花花的米饭就跑了,留下王源和王俊凯沉默的看着对方。

 

王俊凯先沉不住气,他抿抿唇,指了指打菜的窗口:“到你了。”

 

王源也不回话,转身给凡伟要了茄子炒肉和豆腐煮鱼,给自己要了青椒肉丝和炒白菜。结果不知道是不是食堂阿姨看他长得好看又瘦瘦高高的,四个菜都给得非常慷慨,但是食堂的大勺子挥来挥去,食堂阿姨的好心都被溢出的汤汁破坏了几分。王源双手端着菜正愁没办法擦,不擦又担心汤汁滴下来把鞋子弄脏。

 

这时,一张卫生纸轻轻的把餐盘边缘的汤汁擦干净,然后顺手把刚拿的两双筷子放到了王源的餐盘上:“你朋友刚刚没拿筷子,小心点拿,去吃饭吧。”

 

不等王源客气的说声谢谢,王俊凯就转身走了,王源没忍住回头看了看他。这种不经意的温柔就像是空气一样自然,但是王俊凯迅速的转身走掉又好像少了分底气多了分小心翼翼。是担心这点温柔不被接受,王源轻不可闻了叹了口气,端着餐盘往反方向走了。

 

 

开学工作基本稳定下来之后就是一年一度的迎新晚会,对新生来说挺重要的,但是对于学生会的老腊肉来说,就很头疼了。年年办,还不能偷懒,因为王俊凯说必须在新生面前树立起学生会的高大形象,手腕很强硬的把任务分到各部门和各院系。

 

一锅粥

日天日地大总攻:迎新晚会工作安排已经上传,各部门部长收到私信回复我

日天日地大总攻:不,回复给秦岳

金子:…

每天运动一小时健康生活三十年:老大你让每个部门出一个节目想过我们体育部套马的汉子吗

每天运动一小时健康生活六十年:臣附议

每天运动一小时健康生活九十年:作为体育部套马的姑娘义不容辞的…附议

产科男医生:你们考虑过苏显的感受吗,外联部也要出节目,中西医也要出节目

吃安利吗旁友:你也不看一下苏显他老婆是谁,文娱部可以出半个晚会的节目欧凯?

银子:而且外联部那个颜值啊,让王源上去静坐五分钟都可以

外联部两朵金花其一:我们王源被传媒中心借去拍宣传片去了

女性粒细胞:长得好就是受欢迎啊

袁呦呦:是的本颜狗对王源的颜毫无招架之力

产科男医生:还好王源的女朋友不是我们学生会的

吃安利吗旁友:我们只是在说大实话啊

豆沙包:你们忘了曾经被老大支配的恐惧吗

银子:…

女性粒细胞:没忘…

豆沙包:所以赶紧打住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楚禾日当午不要问我谁是当午:看不懂你们老干部在说啥…

银子:当年苏显刚进校的时候我们在群里肆无忌惮的讨论他的美貌,艾特老大问谁更帅,然后老大被我们问烦了,让我们提前了一个星期交上学期的工作总结[再见]

银子:不过后来我们知道了是团委办公室提前了时间收,老大还帮我们拖了两天

糖炒板栗:但是老大还是不可轻易调戏的

金子:试试看,老大,你和王源谁帅@日天日地大总攻

银子:…

糖炒板栗:……

吃安利吗旁友:………

日天日地大总攻:很闲是吧?

金子:耿直点嘛,谁帅

板栗:既然这样,谁帅

银子:事已至此,谁帅

楚禾日当午不要问我谁是当午:我也好奇,谁帅

日天日地大总攻:他帅他帅

 

一锅粥在王俊凯发出这句话后真实的炸成了一锅粥,群众的反应大概可以总结为“王源颜值即正义”和“老大你变了”,而从来不看群消息的王源因为特别提示点进去,就看到了这段对话,和充满了宠溺的他帅他帅。他想起五年前,同样是学生会主席的高中生王俊凯,以增进两校友谊为由,经常从八中跑到南开,在南开校门口堵人,追他追得全校都知道,南开和八中的篮球联赛,只要王源上手防王俊凯,八中主力王俊凯就会变得连运球都不会了,后来被八中球队集体充满嫌弃的换下去。那个时候也有人问过王源这个问题,你和王俊凯谁帅,王源在做英语阅读,想也没想就回答当然是我帅。后来这话传到王俊凯耳朵里,八中学生会主席跟个小混混一样靠在南开门口,对刚刚听到的“王源说他比你帅呢王俊凯,你说谁帅”笑得露出了小虎牙。

 

他帅他帅。

 

隔了这么多年,问问题的人变了,以前是跟着起哄不嫌事大的同学,现在是调戏主席的学生会成员;场景变了,以前是在山城重庆的南开,现在是在千里之外的C大,身份变了,以前是经常到南开门口堵人的八中主席和高冷的南开校草,后来变成了依然会在南开门口堵人的C大主席和他追了三年终于追到手的南开校草,到现在,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最亲的最宠的最喜欢的,前面全都要加个曾经。

 

只是答案没变,还是他帅他帅,既像是无奈的纵容,又像是内心的共鸣。只是时过境迁,同样的一句话在同样的两个人心里,激起了和当年完全不同的涟漪。

 

 

凡伟从校队篮球训练回来把篮球往地上一拍:“隔壁理工大过来约架了!”

 

“约什么架?”

 

“就…打球啊。”

 

王源把耳机重新戴到头上:“你们校队去啊,给我们说有什么用。”

 

“问题就是那天校队有好几个人有实验考试,所以你和楚禾来救个急行不行?”

 

-“不行。”

-“不行。”

 

难得这么异口同声的王源和楚禾都从电脑屏幕上抬眼给对方挑了个眉然后击了个掌。最后,在凡伟自掏腰包下血本请这俩和热心家属胖哥去吃了一顿好的之后,王源和楚禾才一脸大爷样的答应了。还装模作样的谦虚了一番,说要说拖你们校队的后腿了可千万别见怪,凡伟笑眯眯的在心里骂了两句孙子。

 

不过等王源到球场上的时候,他就后悔了,因为他看到了不远处背对他的王俊凯,旁边应该是校队的队长,给王俊凯递了一瓶矿泉水,然后和王俊凯勾肩搭背谈笑风生。王源挑了下眉,真没想到王俊凯这一把年纪了还留在校队。一瞬间的后悔过后,王源又抿唇暗自庆幸了一下,那张卫生纸擦过的餐盘边缘还有温度和余香,那句他帅他帅在心里激荡起的波浪还在微微荡漾,而自己从发尾到指间大概都还记得和王俊凯契合的味道和角度。

 

突然,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带着湿漉漉的水汽贴到了王源脸上,王源吓了一跳,一回头,宁京右手拿着一罐可乐看着他,束着高高的马尾,眼睛里带着笑,露出整齐又白净的牙齿。王源也对她笑了笑,给她拧开了橙汁的瓶盖,然后看似不经意的转头看向王俊凯的方向,王俊凯已经转过身了,眼神刚刚扫过了王源和宁京站在一起的身影。

 

一个篮球被扔进了球场,砰砰砰的弹了好几下,理工大的男生已经来了,为首的一个向王俊凯走过去,看样子很熟悉但不算友好。王俊凯和那人交谈了几句就无所谓的转身走了,手里的矿泉水往站在场边的人一扔,同时接住了那边抛过来的篮球,在地上拍了几下,向凡伟招了招手。

 

凡伟跑过去的时候路过王源,对宁京打了个招呼就扯着王源走了,王源走了几步又回头让宁京不要站在球场内,去看台上坐着等他,然后肩膀被后面赶来的楚禾拍了一下,两人眉来眼去了几秒,然后再一起跟着凡伟过去集合。没有注意到王俊凯的眼神又冷了几分。

 

校队队长简单讲了几句,问王俊凯有没有什么要说的,王俊凯低头把玩着手里的篮球,淡淡的提了一句:“往死里打。”

 

王源暗自腹诽,不知道以前王俊凯带着一群人高马大的八中高中生来找矮三级的南开初中生打球之前说了些什么,应该不是往死里打,否则,不要说球赛胜负,球场上撞来撞去那个嚣张劲得撞几个初中生到医院里躺着。不过现在位置变了,以前是对手,不管王俊凯有没有哪怕一次认真的把王源当对手,现在是队友,要一起把来约架的理工大往死里打。

 

隔壁理工大不如他们医学院好,是一个二本学校,还有挂牌专科,但是理工大的男生几乎都看不起成天背书做实验穿着白大褂走来走去娘们儿兮兮的医学生。娘们儿兮兮只是他们的猜测,因为他们觉得男人就是要糊一身机油才够酷,而和医学院打球赛胜负五五分也是后话了。

 

比赛没有裁判,只有一个在旁边看时间的,半场交换场地,然后吹一下结束的哨声。球赛一开始,理工大就拿出了十二分的狠劲,医学院也不含糊,虽说王源和楚禾都是临时来替补的,但是他们俩打球都很不错,同在19级篮球队,默契程度高,上半场就配合着拿了四个三分。不过让整个球队最震惊的还是王源和王俊凯的配合,很多动作不需要手势和眼神,就像是一种刻在习惯里的下意识。

 

王源接到王俊凯抛过来的球,迅速上篮,将和理工大的比分差拉大到18分。王源落地的时候握着拳头捶打了一下空气,脸上是对理工大的挑衅不屑的微笑,这时王俊凯身边正好站着理工大球队的队长,两人看着王源小跑过来,王俊凯自然的伸出手和王源交握在一起,两只手组成的拳头朝着天,大拇指勾住按在虎口。王源挑着一边嘴角的笑容王俊凯再熟悉不过。当进球的劲头过去的时候,王源突然反应过来他和王俊凯现在的关系,而带着汗贴在一起的手心突然就滚烫了起来,他赶紧准备把手收回来,却被王俊凯用力握了一下,王源内心一直坚硬的铠甲仿佛一瞬间被这岩浆一样的温度融化,他忘了这是在球场上,手指控制不住的加了力道,好像想澄清什么,想证明什么,又想挽留什么。

 

但是王俊凯松了手,接过队友从对方半场上截住传过来的球,把球拍在地上的同时,嘴唇路过王源的耳廓:“你女朋友还在看台看着,你该握紧的不是我的手。”然后篮球在他手里听话的落地,又弹起,途中带球越过很多人,那动作中带着一股近乎绝情的狠厉。

 

三分。

 

王源的表情也骤然冷却,也许是因为他上半场表现太突出,也许是因为感受到了他拍球时指节的力度,对方球队开始重点盯防他,王源在一起企图带球上篮的时候,被理工大一个一米九五的男生撞倒在地。

 

速度,相撞的力道,以及粗糙的水泥地。结果就是破皮且布满沙土的手掌和鲜血淋漓的膝盖。

 

王源被楚禾拉着站了起来,冷静的看了一眼刚才撞他那个男生,然后对校队队长说了句不好意思转身离开了球场。两边球队的人都陆陆续续围了过来,气氛突然变得剑拔弩张。但王俊凯的视线从王源的膝盖上收回来一直跟着王源的背影,直到看到宁京着急跑到王源身边然后扶住王源的手臂才像是被烫了一下一样收回来,冷漠的看着那个男生,然后他突然伸出手,本来以为会打到那人脸上的动作硬生生停了下来,只是竖了个中指,低低的说了句:“球打不过打人,分丢不起丢脸,算你们赢,让你们赢。”然后眼神往围在一起的球队队员身上扫了一眼,大家都默默的让出了中间的通道。

 

其实理工大那个男生的行为是一次很幼稚的报复行为,是那种连单纯来看帅哥打球的女生都看得出来的蓄意犯规,但事实上这样的事情并不稀罕,就是在NBA赛场上都是层出不求,看着时间快到了分数还差得远,除了战术上的犯规还有刻意的肢体冲突。王俊凯不是第一次碰到,但是这样的反应还是第一次。

 

王源被宁京扶着,膝盖开始传来一阵一阵的刺痛,不过对一个男生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儿,倒是宁京着急得都要哭了。王源只是轻声安慰着说了几句我没事儿,就不再吭声,因为身旁女生特有的温柔和小心,血肉和泥土混杂的伤口,额头上滚落到眼角带着刺痛的汗水,都无法影响他的思维,执着的围绕着那个现在应该还在球场上的身影。走到转角的时候,王源终于还是没有控制住回头张望了一眼,没有期待着的跟随,只有行色匆匆好奇打量的路人。

 

所以什么都没变只是内心的侥幸,一切还是变了。

 

几年前某个同样热血汗水和少年躁动的荷尔蒙交织在一起的下午,初三的王源和同校高一的学长争球场的时候,采用打一节分胜负的方法,结果短短的一节还没有打完就起了冲突。而八中临近高三的王俊凯在南开门口等王源等了接近半个小时不见人,都快要怀疑这人是不是从后门走了,就听到有人边走边议论说篮球场打起来了。王俊凯一听,也不管离晚自习还有不到一个小时,自己晚饭都还没有吃,就穿着一身八中校服冲到了南开篮球场,果然在那里看到了王源。从有些凌乱的球服和擦伤了的膝盖来看,刚刚应该是摔了。

 

王俊凯走过去,八中的校服在南开的球场上有些微妙。他低头皱眉问了一句:“王源儿,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就他这个身板还来打球,有点事还要搬救兵,孬不孬?”

 

王俊凯挑眉:“你撞他的?”

 

“怎么?就他金贵撞不得?”

 

话刚说完就有一股力道带着风冲向了他的脸,那人反射性的退了一步。但是拳头却意外的没有打到他脸上,而是在半道上被人拦了下来。

 

王源握着王俊凯的手腕,眼神冷静而肯定。周围的人只当是王源用力拉住了王俊凯,只有王俊凯知道王源根本没带力,只是那么点温温热热的触感让他不得不收了气焰软下力度。

 

“我自己摔的,和他无关。”

 

出了球场王源告诉他,用拳头是最不理智的解决方案。末了王源又轻描淡写的补了一句,我觉得你王俊凯,除了追我这件事情比较傻以外,其他时候都挺理智的。

 

王俊凯听了之后愣是在原地待了半分钟才跟上已经走到十几米开外的王源。就是那天晚上,王源吸溜着小面再次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我觉得可以在一起试试看。”

 

“你说什么?”

 

王源对坐在不大的店面不大的桌子对面已经吃完了盯着自己吃面的王俊凯翻了个白眼:“我说,我吃完了,买单。”

 

 

评论(42)
热度(1101)

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低产低产低产

© 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