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就是不认识你(3)

手机震动,王俊凯拿起来一看,高青。

接起来:“喂,学姐,有什么事吗?”

 

室友一脸“哟有戏”的表情。

 

“明天晚上我导师要回学校开个讲座,来找王大主席借一下学术报告厅”,那边听起来心情很好,声音带着笑。

 

“没问题,你提前半个小时告诉我,我去把场地给你们布置好。”

 

“那就麻烦你了噢”

 

“哪儿的话。”

 

“那就这样,我来之前给你电话。”

室友斜眼看着王俊凯:“学姐够执着啊,要我说人家到底哪点不好你就是不动心,明明平时一副拽得二五八万的流氓样在她面前还非要装出正人君子的样子。高青学姐可是学校女神中的top之一啊,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你想清楚。”

 

“得了吧,我早就明确拒绝过了,今天是真有事。”

 

“此一时彼一时,你那个时候不是同时坐拥江山和美人吗,现在不准备…”

 

“滚滚滚理论知识这么丰富你怎么还单身啊?”

 

“卧槽说好了打人不打脸!!话说回来,怎么拒绝的啊你?”

让我们把时间调到6月8号,王源刚考完高考。

晚8点,王俊凯接到王源的电话,学生会正在庆祝市文化节的成功举办,那是他们承办过的最大型的活动。

 

王俊凯拍了拍桌子让大家安静:“喂,现在才想起给我打电话啊?”

 

“那你怎么不给我打啊”

 

“别贫,在哪儿干嘛呢”

 

“聚餐啊,考完了大家说要吃个散伙饭。”

 

“不准喝酒听到没。”

 

“哎呀知道了,你在哪儿呢”

 

王俊凯扫了一眼满桌子的啤酒瓶和烟头,以及坐在旁边好像喝高了的学姐回答:“寝室”

 

“在寝室干嘛”

 

“想你啊”

 

王源站在街上,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挂了啊,透过落地窗看着王俊凯在一桌人起哄中被罚了三杯啤酒,想象着王俊凯等会儿出来见到自己惊讶的样子,把白色耳机往头上一扣,转身进了旁边的星巴克。

“哟嫂子查岗啦?”

 

“嫂你妹,吃你的饭”

 

“我记得嫂子是今年高考啊那可不就是我妹嘛”

 

“现在考完了老大该领着出来见见人了吧,平时藏着掖着的宝贝儿得什么样啧啧啧”

 

“刚我们可是积极配合老大完成了任务,老大该不该喝三杯!”

 

“就是,老大喝酒!”

 

“喝喝喝,但是我说清楚啊,不是嫂子你们别乱喊”

 

“什么啊,当我们大哥的女人多气派”

 

关键他不是女人。

 

“不是吧,叫嫂子嫂子还会生气啊”

 

可不是会生气,他盐起来让我一辈子都不想再吃盐。

 

“看来老大除了是痴汉还是妻管严”

 

“不服啊?我们老大就是这么有原则”

 

是啊,有源则。

 

 

王俊凯去前台结账回来就听到有人叫他:“主席,学姐好像喝醉了”

 

再坐的学姐只有一个,就是高青,高王俊凯一届,是之前的学生会主席。形象好气质佳能力棒,无奈高岭之花一朵,谁都没能摘下来。

 

直到王俊凯出现。

 

高青身上那股天生的女王气质决定了她绝对不会暗恋一个人,她喜欢得光明磊落堂堂正正。于是没多久她喜欢王俊凯的事情就人尽皆知。只是没想到高岭之花甘愿折腰却碰上了一座冰山。

 

王俊凯走过去,皱了皱眉,说你们先走,我送她回去。

 

如果此刻有弹幕的话那一定是满屏的在一起。

 

王俊凯一脚踹开了过来咬耳朵说“小美人儿在心坐怀不乱啊”的秦岳,把高青扶起来,一路无话的走到公园。

 

“我知道学姐酒量没这么差,没人了不用装了。”

 

闻言高青没有半点尴尬,她站直身体,靠在背后的树上,挑眉笑着看向王俊凯,骄傲却不惹人讨厌:“那你为什么还要相信呢?”

 

高青的眼睛很漂亮,王俊凯觉得她脸上最好看的就是眼睛,一双杏眼又大又亮。王俊凯看着高青亮晶晶的瞳孔,笑眯眯的眉眼,一晃神想起了三年前王源答应和自己交往的那天晚上。

 

王俊凯伸手顺了顺高青被风吹乱的头发:“我知道你肯定有话给我说。”

 

“你什么都知道那你怎么就没点表示呢?”

 

“我以为我表示得足够清楚了,”王俊凯说,“你的眼睛和他一样漂亮。”

 

“那就给我说说他吧”,高青从挎包里摸出两罐啤酒,递了一罐给王俊凯。

 

王俊凯接过啤酒有点吃惊的看着她:“你哪儿来的?”

 

“刚吃饭的时候没喝完的,”高青仰头喝了一大口,“说说你喜欢那个人吧,我听听我输在哪儿,学姐我呢,一不乱说二不纠缠,你放心说。”

 

王俊凯好笑:“挺晚了,回去吧。”

 

“我说我猜到他是谁了你信吗,”高青胸有成足的看着王俊凯,“是你大二的时候来学校找你那个吧,王源?”

 

听到这个名字王俊凯表示他确实受到了惊吓,他点头默认,等高青继续说。

 

“刚好那天纪检部长来请我去查课,正好抽到你们那节免疫,虽然你说是你朋友,但是你看他的眼神不一样,对一个朋友来说,太深情了。”

 

王俊凯笑:“学姐就是学姐,对,确实是王源,我从他初一追到他高一,我很爱他。”

 

让我们再把时间往回调半年。

王俊凯推开病房的门,就看到王源背对着门歪在床上正抱着平板追番,手还不闲着不停的往嘴里塞薯片。听到动静头都没回:“王禾屏你还能不能好了,进来先敲门行吗?万一我在换衣服不得被你看光了?”

 

“王源。”

 

王源听到这个声音手一抖撒了一地薯片,他没空惋惜,盯着王俊凯眨了两下眼睛立马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冲着门口那个脑袋就骂:“卧槽王禾屏!你他妈还和平呢你该改名战争吧你!你给我滚过来!”

 

“停,先想想怎么给我解释吧。”王俊凯说,“你想收拾她不着急。”

 

王禾屏在门口一脸生无可恋转身就走,她想说凯哥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吧,我卖。。啊不是,我透露情报给你这种以大局为重舍身取义的行为被你一句收拾我不着急就概括了是吧,你这样不能算是党的好同志啊哥。不过她不敢说,她只是默默的在内心为王源点了根蜡烛。

 

王禾屏是王源表妹,小一岁矮两级,还是个小丫头片子的时候见到王俊凯从此立志非王俊凯不嫁,当然后来她知道王俊凯是来追他哥的这也是后话了。

 

“你。。怎么回来了?”

 

“你说呢?”

 

“我真没什么事儿,我就装装样子不想去上课而已,哎呀老王你怎么不信我呢我认真的。”

 

王俊凯伸手撩起王源的刘海儿看着那个三厘米长的伤口冷着脸:“这也是装装样子?你能不能有点分寸,王禾屏不告诉我你打算一直瞒下去是吧?”

 

“老王你果然是看上了我这张脸吧。。”

 

“不要转移话题。”

 

“就。。我和同学出去骑车一不小心摔了一跤,真没什么事儿,不告诉你不就是怕你担心嘛。你别板着一张脸行不行啊,要不我马上下床跳给你看?”

 

王源自知理亏,怎么好听怎么说。

 

看到王源确实活蹦乱跳嘴巴还甜王俊凯早就心疼多过生气,他好整以暇的看着王源:“听说你在医院还点了外卖?怎么?医院的东西吃不惯?”

 

王源在大脑里迅速的琢磨了一下,心想自己待王禾屏不错她应该不至于把自己卖得那么彻底:“啊。。医院的盒饭都一股消毒水味儿所以我。。”

 

“所以你连着点了三天的麻辣小龙虾?”

 

“王禾屏到底收了你多少好处啊!”

 

王俊凯还没来得及和王源理论,王源就突然咳嗽起来,手里的平板都抱不稳啪的一声从床上摔到了地上,就砸在之前散落的薯片上。王俊凯不是第一次见到王源这样,王源有哮喘他早就知道,但还是止不住慌张,他急忙站起来,在自己的包里翻出一瓶药,倒出两颗,就着温开水喂王源吃下去。王源渐渐不咳了,但是他却捂着肚子,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汗。

 

王俊凯皱眉,走过去掀开王源身上的被子,立马明白了怎么回事,他黑着脸把医生找来,看着医生给王源换药,全程一言不发,就算王源叫他说疼他也没动。然后和医生一起出了病房就回了北京。当然在上飞机之前,他找了医生,找了王源的好哥们儿,找了王禾屏,至于照顾王源,他知道不少他一个,王源的父母虽然不在重庆,但是从给他到学校请假,给他收拾课本,给他联系医院,给他做饭打扫,甚至,只要他愿意,给他讲课都是一条龙服务,他没什么好担心的,他也就狠下心回了北京。他只是想告诉王源,有人在牵挂他担心他想他爱他,他身上的任何一点伤都有人比他更疼。

 

一连好多天王俊凯没有联系王源,王源也没找他,直到有一天上课前五分钟,一个人突然冲到教室里,站在他面前,头上戴着棒球帽,刘海也扣在帽子里露出光洁的额头。王源站着不说话,耳朵却慢慢的红了起来。

 

王俊凯看懂了他的示好,嘴角不自觉的往上翘,当着当时的学生会主席高青和整个纪检部的面翘掉了下午的免疫课。

 

王源知道王俊凯不生气了,出了教室之后又甩开王俊凯一个人在前面走,王俊凯好笑,露出小虎牙不紧不慢的在后面跟着,王源家的司机不知道该怎么办也只能开车慢慢的跟着走。王俊凯走过去敲了敲车窗说车留这儿,你自己打车回去。

 

然后王俊凯大步走到王源面前,冲王源挑了挑眉拦腰把王源扛到肩上,塞到汽车后座,在王源炸毛之前轻轻的啄了一下王源的嘴唇,桃花眼眯了眯说“别闹”,然后关上车门开车找了一家酒店。

 

晚上,王俊凯细密的吻落在王源的腹部,伤口的疤已经掉了但是还有淡淡的印子,王源踢了踢王俊凯,红着脸问:“带套了吗?”

 

王俊凯抬头一脸戏谑:“今天这么主动?”他凑过去吻了吻王源的眉心,“今晚我不折腾你,我让人给你定了明天一早回重庆的飞机,你回去好好上课听见没?”

 

王源白了他一眼:“流氓就流氓装什么正人君子”,然后主动吻上王俊凯的唇,青涩着诱人。王源吻技不成熟,有些莽撞的啃咬,王俊凯想王源还是太年轻了,当年他是怎么舍得下手把王源吃干抹尽的。

 

王俊凯稍微离开王源一点:“别撩,我经不起你勾引。”

 

“勾引个屁,王俊凯,你不会外面有狗了吧?”

 

“瞎说什么,我为你好。”

 

王源笑,杏眼闪着光,用膝盖顶了顶王俊凯的下身:“这儿这么精神,真不要?”

 

王俊凯僵硬着没动。

 

王源又把手伸进王俊凯的裤子:“真不要?”

 

王俊凯在心中暗骂了一句操,正准备翻身把王源压在身下,王源突然一本正经的收了手然后倒回被子里,给了他一个飞吻说晚安然后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王俊凯心说王源看来是欠收拾,但是他的理智让他在原地僵硬了两分钟,告诉自己今天不行,然后咬咬牙默默的去了浴室。王源从被窝里探头出来,那背影只能叫做仓皇而逃。

 

过了好一会依然没有动静,王源沉不住气了。

 

“老王?”

 

“。。。”

 

“老王?”

 

“。。。”

 

“王俊凯!”

 

“。。。”

 

“哥!”

 

浴室里的王俊凯脑补着王源的脸正在关键时刻,外面的人却不依不饶,他深吸一口气稳了下气息:“赶紧睡觉。”

 

“我在这儿躺平了你在浴室靠右手是我魅力不够还是你功能不行啊?”

 

“你。。。”

 

“心虚了?我跟你说真的,你老了我还年轻,你不行我提枪就能上。。。”

 

“我是说,”王俊凯大步从浴室走出来,长腿一跨一条腿就越过王源跪在了王源身侧,“你再说话我立马操到你哭,信不信?”

 

王源感觉到隔着被子紧贴着自己的王俊凯的下身又有抬头的迹象,王俊凯的眼眸深邃又危险,他咬咬嘴唇点了点头说信。

 

王俊凯在他唇角啄了一下,翻身钻进被子,说睡吧,乖。

 

 

评论(13)
热度(879)

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低产低产低产

© 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