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就是不认识你(2)

王源的高考志愿表是被王俊凯强制改掉的,手段有些羞于启齿,当时王源想去上海,也不想学医,但是王俊凯不同意,威逼利诱都没能套出登录密码的情况下,不得已采取了极端的方法。

后来王源很多次回忆起王俊凯赤裸着身体在最后几分钟登录系统修改了志愿表的样子,无法否认比起王俊凯正在做的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当时自己的眼睛顺从身体的意愿更加在意王俊凯精瘦的腰身平坦紧致的小腹修长结实的双腿。

王俊凯改好之后转过头看到躺在床上枕着手臂浑身上下显得懒懒散散的王源,眼睛里燃烧着还未熄灭不加掩饰的情欲,他再次压上王源的身体,轻轻咬住王源的下唇,把王源所有推拒的话语堵在口腔里,接下来的事情依然顺理成章。

王俊凯过去敬酒的时候就站在王源旁边,王俊凯走后,王源一杯又一杯的啤酒下肚,把所有的情绪掩盖得丝毫不漏,他看起来甚至在享受这次聚餐,杏眼弯弯装进了水晶吊灯最亮的一抹光,亮得让人晃神。

只是他的内心却远没有表面平静。

王源觉得喝下去所有的酒装在了心脏,沉得每一次呼吸都累得慌,现在王俊凯那双看电线杆子都深情的桃花眼看着自己的时候,冷静平淡没有一丝波澜。

你厉害,王俊凯。

等到桌上的啤酒瓶子堆都堆不下的时候,大家才收拾收拾准备回学校。楚禾去招呼王源,看到王源微微泛红的脸皱了皱眉:“源儿,什么情况啊,至于高兴到把自己喝翻了么?”

王源白他一眼:“你源哥酒量大着呢,过来扶朕回寝。”

“是是是,诶,皇上您慢点,还有一级台阶。。。”

楚禾是王源的室友,寝室四个人第一次聚齐略带尴尬的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楚禾刚说完自己的名字,另一个室友胖哥接了一句谁是当午,大家沉默两秒然后就笑裂了,托胖哥荤段子的福,寝室四个人见面两个小时不到就赶着要去拜把子。

俗话说胖子都是潜力股,胖子暗恋了三年的女神大学考到同一所学校,他纠结再三鼓起勇气去告白,被对方以喜欢瘦子为由委婉的拒绝了,胖哥后来洗心革面励志减肥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根正苗红的帅小伙暂且不提。

还有一个室友打得一手好球,刚进校就当上了他们19级篮球队长,还热情洋溢的把寝室除胖哥以外的所有人,也就是王源和楚禾拉进了球队,牛头不对马嘴的感叹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胖哥一巴掌按在队长堪比健身教练的胸肌上嘲笑道错了吧是胸不平何以平天下。不过要说王源和楚禾打球都挺不错,与队长那种专业级别的相比自然是比不上,但是比普通人还是要好那么一大截。队长高中的时候还因为打球耽误了两年学习,导致年龄偏大,大家合计了一下,觉得还是尊称他一声哥,但是队长大名凡伟,伟哥喊起来实在不雅,最后决定叫老大。

至于王源,就算在这个颜值偏高的寝室他那张脸也是好看得过分,加上他情商高性格好,大家都不自觉的比较照顾他,一口一个“源儿”喊得好不亲切。

扯远了。

楚禾扶着王源走得摇摇晃晃,给主席团打了个招呼把王源塞进出租车就提前走了,结果王源一坐进出租车就安静下来,闭着眼睛不再说话,回寝室之后麻利的收拾好爬上床就睡了。

楚禾很疑惑:“到底醉没醉啊。。。”

事实上王源确实没醉,谁叫他演什么像什么呢,反正王俊凯并不知道他能喝多少,王源高二那年王俊凯过生日王源装醉打算把王俊凯吃干抹净,不过那天真正喝醉了的是王俊凯,被吃干抹净的是他也是后话了。总之后来就算是啤酒王俊凯也从来不让他酒过三杯。

此刻,王源带着眼罩塞着耳机脑袋比谁都清醒。不知道是不是遗传的原因,他酒量是一口三两白的那种程度,后来有一次打赌一个人喝翻了寝室另外三个哥们儿,第二天楚禾醒过来看着王源咬着一个苹果端端正正的在玩游戏,指着他破口大骂:“你他妈第一次聚餐是在装醉吧演技这么叼你怎么不去冲击奥斯卡啊你!” 

他之前不想来这所学校,但是现在他有些庆幸来了这里,不然,也许自己和王俊凯就真的再也不会有交集了。

“干嘛呢你楞好半天了”权银伸手在王俊凯眼睛面前挥了挥。

“手拿开我没瞎”王俊凯白了她一眼,“打车啊,这么晚了你走路回去?”

“你没瞎那就是傻了吧,车从这边来,你老人家看的那个方向是回学校的方向。”

“噢”王俊凯收回视线应了一声就不再说话。

后来秦岳逼逼叨叨的在他耳边说迎新晚会的事情他也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垮着一张脸横冲直撞回了寝室,秦岳也由他去,这是王俊凯这个学期来不知道第几次间歇性中二型面瘫抑郁伴狂躁代轻微精神失常了。秦岳把聚餐收尾工作完成,又把迎新晚会方案初步定稿然后把工作分配到各部门才睡觉。毕竟人家也是堂堂一个副主席,除了在王俊凯和权银面前怂一点,其余时候还是笔挺挺的。

王源和王俊凯其实在学校见面的机会不多,王俊凯高王源三级,上课的时间教学楼都不一样,学生会开会大部分时候也是从王俊凯开始到各院系主席团再到校学生会各部门部长,王俊凯能得到的王源的大部分消息来自于一锅粥,比如现在。

 

 一锅粥

产科男医生:我去看了口腔的迎新晚会!宁京还是那么漂亮我也是被打败了吧!

板栗:我早就说了,要像我一样该出手时就出手,你看你现在已经没机会了。

产科男医生:卧槽苏显你说清楚!

豆沙包:不是吧又一个美女名花有主了还让不让人活!

板栗:问他@小龙虾馅烤肠牌汤圆

产科男医生:。。。

产科男医生:我。。。

产科男医生:还是不问了。。。

产科男医生:输给王源我服吧。。。

楚禾日当午不要问我谁是当午:我他妈竟然还不知道!

豆沙包:学弟下手够快啊

袁呦呦:发糖!@小龙虾馅烤肠牌汤圆

女性粒细胞:发糖!@小龙虾馅烤肠牌汤圆

银子:发糖!@小龙虾馅烤肠牌汤圆

糖炒板栗:发糖!@小龙虾馅烤肠牌汤圆

而此时王源正在寝室被另外仨哥们儿围攻。

楚禾举着手机:“源儿,解释一下吧。”

王源把电脑上的电影暂停了:“刚在一起还没来得及和你们说。。。”

老大:“厉害啊,有人追两年都没追到你一下手就成功了。”

楚禾:“说吧,什么时候追的?”

王源:“怎么就一定是我追的她啊?”

胖哥:“卧槽她追的你啊?长得好看就是他妈的不一样。”

老大:“你们怎么认识的?”

王源:“就。。民乐团啊,她会弹钢琴正好我也会弹。。”

楚禾:“她追你你就答应啊?”

王源:“她漂亮吗?”

楚禾:“啊?”

王源:“我说你们觉得她漂亮吗?”

老大:“一级漂亮。”

胖哥:“而且明明瘦得跟杆一样胸还那么。。”

王源:“那不就得了。”

楚禾:“什么就得了,你这么敷衍这么浪对得起国家对得起党吗?”

王源:“哼你源哥我浪起来自己都害怕。”

王源点开电脑右下角跳个不停的一碗稀饭的小图标。当初学生会全体成员联名上书要求用王俊凯的照片当一锅粥的群头像,被王俊凯以学生会主席独有的一票否决权一票否决了,找了一张稀饭的图片以呼应权银去打饭的时候随口想的群名字。

小龙虾馅烤肠牌汤圆:发!下次开大会见者有份!

银子:哟~

金子:哟~

糖炒板栗:哟~

板栗:哟~

袁呦呦:哟~

吃安利吗旁友:哟~

小龙虾馅烤肠牌汤圆:@产科男医生 哥我给你double portion!

吃安利吗旁友:2333实力补刀

豆沙包:白刀子进

袁呦呦:红刀子出

金子:刀尖上还有毒

国服舍我其谁:琨哥倒地不起吓得我都不敢撸了

日天日地大总攻:厉害

王源往椅子上一靠,嘴角翘起,关了对话框继续看电影。

糖炒板栗:老大都炸出来了

吃安利吗旁友:我们凯爷只要想泡就没有泡不到的妞

银子:就连高青学姐都为你折腰了

日天日地大总攻:我觉得生工今年出那个迎新晚会节目的领舞很不错

豆沙包:老大好眼光!我和她以前一个学校的,我们市八校联合选的校花啊!QQ号微信号手机号要吗!

日天日地大总攻:不要,我不泡妞

金子:不是吧小美人儿留下的伤还没好啊?

银子:孬不孬喜欢就去追回来啊!

吃安利吗旁友:孬不孬喜欢就去追回来啊!

糖炒板栗:孬不孬喜欢就去追回来啊!

……

不喜欢了。

这么久了,分手快乐吧,王源儿。

评论(16)
热度(929)

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低产低产低产

© 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