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就是不认识你(1)

“干嘛呢,这边等你开会。”

“迎新。”

“你没事儿吧王俊凯,迎新这种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主席你头上了”,电话那头透着深深的不可置信,“还是说,你和你家小美人儿吵架了出来另觅新欢啊?”

王俊凯没答话。

“真的假的我猜对了?”

依然沉默。

“卧槽我真就随口那么一说。。。”

“行了行了,今天的会我不去,我和银子说了让她主持,没事儿挂了。”

秦岳挂了电话,表情很复杂。要知道,王俊凯对他家那位有多上心整个学生会都有所耳闻,不过王俊凯宝贝得紧,所以和他关系最好的朋友也只知道有这么个人,叫什么名长什么样都不清楚。只是一提到那位,王俊凯就一改流氓设定一秒变痴汉,所以大家猜测那位一定长得惊为天人美若天仙,于是戏称“小美人儿”。

权银从会议文件里抬头:“我不信。”

“别看我我也不信,说真的银子,王俊凯要是分手了我手抄内科学。”

“你再说一遍。”

“干嘛?”

“录下来。”

“。。。”

“不过我们必须引起高度重视,这段时间忙过学生会不是会组织聚餐么,酒桌子上好说话,到时候问清楚。”

王源坐在车后座看着不远处的校门,往头上扣了一顶棒球帽,拉开车门下车:“我自己去报道注册,你们把行李放到我寝室去。”

王源到的时候很早,两天时间报道,一般第一天上午都没什么人,他找到临床医学的新生报到点,轻轻敲了敲桌面:“我是王源。”

闻言,王俊凯在电脑上百无聊奈敲敲打打写论文的动作顿了一下,抬起头:“把录取通知书给我,扫描了条码之后就可以去计财处拿收据了。”

王源接过王俊凯扫描完还回来的录取通知书:“谢谢。”

“不客气。”

要说王源其实不怎么想进学生会,原因有很多,其中一个就是嫌麻烦,他是那种事情能少则少的人,无奈来宣传的学姐们都太热情,他也就随便的填了一张报名表投给了外联部,想着面试也不一定能过闲着没事去试试也无所谓。

一锅粥

外联两朵金花其一:我和你们缩!我们大外联收到一个学弟的简历,卧槽证件照好看到这么惊为天人也是没sei了!

银子:讲这句话把主席放在哪里?@日天日地大总攻

产科男医生:把副主席放在哪里?@金子@银子

国服舍我其谁:把中西医男神放在哪里?@板栗

糖炒板栗:看不起你们这些颜狗(没图说个卵求证照!)

袁呦呦:看不起你们这些颜狗(没图说个卵求证件照!)

银子:看不起你们这些颜狗(没图说个卵求证件照!)

外联两朵金花其二:拒绝!

糖炒板栗:那请务必留下他!

女性粒细胞:那请务必留下他!

袁呦呦:那请务必留下他!

外联两朵金花其一:滚吧我们外联部什么时候看脸选人?(已内定请组织放心!)

吃安利吗旁友:神夏定档10月2号约吗!

银子:约!

女性粒细胞:约!

吃安利吗旁友:by the way,入一股福华吗!

银子:电影可以看安利绝不吃

女性粒细胞:+1

糖炒板栗:我想次板栗!电影院旁边那家好好次!

吃安利吗旁友:板栗有安利好吃?@板栗

银子:@板栗

豆沙包:@板栗

板栗:。。。

日天日地大总攻:今年的新生副部拉进来?

银子:貌似。。。

金子:好像。。。

银子:也许。。。

金子:没有。。。

银子:那还不滚去拉!

金子:臣领旨!(我就不该冒出来)

校学生会副主席秦岳邀请您加入 一锅粥

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王源正在去食堂的路上,看到这个诡异的名字王源用重庆话吐槽了一句啥子哦然后随手点了拒绝。

金子:你们部门的那个新副部有点高冷啊。。。@板栗

板栗:怎么啊

金子:他拒绝了我的邀请!

板栗:手抖点错了吧。。

金子:那他怎么不自己申请加群

板栗:算了我去拉他

小龙虾馅烤肠牌汤圆已加入该群

小龙虾馅烤肠牌汤圆:王源,外联部

金子:学弟高冷画风与ID严重不符

银子:学弟高冷画风与ID严重不符

袁呦呦:学弟高冷画风与ID严重不符

外联两朵金花其一:别闹,我大外联的人岂容许尔等凡人谬论!

外联两朵金花其二:看到我们远远的脸你们还不是只有跪舔的份儿

小龙虾馅烤肠牌汤圆:源

金子:好冷。。。

豆沙包:雪已经积得那么深?

糖炒板栗:Merry Christmas to you?

板栗:我深爱的人

吃安利吗旁友:秀恩爱的滚出去

豆沙包:秀恩爱的滚出去

产科男医生:秀恩爱的滚出去

金子:我们也来@银子

银子:滚出去

金子:话说学弟呢,听说颜值超高,爆照!

豆沙包:爆照!

糖炒栗子:爆照!

吃安利吗旁友:爆照!

王源的手机振动个不停,他翻了个白眼手指一动点了屏蔽。

“傻啦?”秦岳在床上伸腿踢了踢王俊凯的椅背,“你一动不动盯着屏幕快5分钟了,对话框都快被看出花来了。”

王俊凯头也不回:“关心学生会的思想动向。”然后脑袋一热噼里啪啦的敲了一行字发出去。

日天日地大总攻:你们把人家学弟吓跑了

王源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正准备退出,他动作一顿,留了下来。

国服舍我其谁:卧槽?

袁呦呦:卧槽!

银子:你们把【人家】学弟吓跑了

糖炒板栗:这明明是@金子 的傻白甜语气

吃安利吗旁友:老大那么流氓应该说:都他妈闭嘴拿出学生会的尊严来看我还看不够?

中性粒细胞:楼上正解,所以到底是谁披着老大的皮?

王俊凯:“说,这都被你们看出来了。”

秦岳差点一头栽下来:“什么?!”

王俊凯:“大概就是表达一下那句话是你发的。”

秦岳:“。。。噢。”

金子:这都被你们看出来了[/再见.gif]

王源眼神冷下去,无所谓的笑了笑,彻底把一锅粥的消息封锁了起来。

秦岳:“所以话说回来,你刚是脑袋抽了么?”

“算是吧”,王俊凯看了看那个已经灰下去的头像,眼神明明灭灭。

学生会聚餐那天,苏显看着一左一右领着王源的另外两位副部很无语,两位学姐脸上一副母凭子贵的嘚瑟劲儿。不过话说回来,外联部没点颜值还真进不了,拉外联么,光说得好听还不够。所以外联部平均颜值偏高,苏同学更是担任校外联部部长的同时身兼中西医临床的学生会主席,没多久就拿下了英语系那个喜欢吃板栗的大美女唐芯从此校外联部和文娱部双宿双飞,对,就是群里面那对板栗夫妇。

聚餐人员包括了主席团和各部门部长副部长,主要目的是给新进部门的新生副部长接接风,顺便以行动告诉他们,看起来十分高大上的整个学生会干部团队其实就是一群深井冰。

“来来来,学弟学妹都别紧张啊,特别是我们这桌的,你们别看主席流氓,他其实就是个痴汉加妻控。。。”秦岳一脸痞子样,想活跃一下气氛,话还没说完就被权银踢了一脚,秦岳才想起王俊凯那茬,赶紧换了个话题:“对了,学长在这里有一事相求,谁要是能帮我追到你们银子学姐,我包谁一个月口粮!”说完又被权银踢了一脚。

气氛渐渐升温,王俊凯秦岳权银代表学生会全体成员举着酒杯一桌一桌敬酒。每次敬了酒秦岳就把权银手里的杯子接过去干掉,王俊凯瞟了一眼:“你们两真内部消化了?”

秦岳摆摆手:“没,我这不正在努力么,说起这个,你和你家小美人儿到底怎么回事啊,真吵架了?还没和好?”

“分了。”王俊凯回答得干脆。

权银沉默两秒不知道怎么接话,转头看着秦岳:“你还记得你之前说过的话吗?”

“手抄内科学。。。王俊凯你别逗我,不应该啊。。。”

“真分了,行了不说了,已经不重要了。”

王源在不远处微微侧头听身边的学姐说话,听完礼貌的笑了笑,把杯子里的啤酒一饮而尽。

“王源,你怎么想到要学医的啊,我一直觉得你们这些颜值高的人就不应该埋没在白大褂里面。”其他部门的学姐自来熟的和王源说话。

“也没有特殊的原因”王源看着杯子里面的啤酒回答得有些漫不经心,毕竟他来到这个城市,报考这所学校,选择这个专业的原因现在变得十分讽刺。

王源转头看了看正在隔壁桌敬酒的王俊凯,捏着酒杯的指节微微泛白。

评论(33)
热度(1247)

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低产低产低产

© 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 Powered by LOFTER